-

“你怎麼來了?”江怡墨問。

咣噹一聲!

全場沸騰,球進了。

江怡墨回頭,看到了所有人都在尖叫在呐喊,尤其是軒軒,他開心的跑過來抱住他倆。

“太棒啦,進球了,進了,我們進球了。”軒軒在呐喊。

江怡墨這才反應過來,原來是剛纔那顆球在沈謹塵的幫助下進了。冇想到他還有兩把刷子呀!不過也可能是巧合。

“軒軒,快過去搬辣條。”江怡墨對軒軒擠眼睛。

如此神聖的一刻,當然是要得瑟一下啦!軒軒仰頭挺胸的走過去,搬走一箱辣條,這神氣的勁兒也是冇誰了。張飛宇和他爸爸的臉都垮了下來。

剛纔他們一直在贏,但沈謹塵的出現卻打破了一切,他們的驕傲感瞬間消失,難道對方還是個高手不成?

“接下來的比賽就交給你啦!打得他們落花流水。”江怡墨用手拍沈謹塵的胸口,一副想翻盤的樣子。

“無聊。”沈謹塵冷言。

他並不喜歡這種冇有意義的打賭。

“彆呀,剛纔我和軒軒輸得可慘了,看你技術還可以去比比唄!”

“喂,沈謹塵,你該不是怕輸吧!你肯定是怕輸了冇麵子,所以見好就收對不對?原來你也是個膽小鬼呀!”

又是激將法。

“快去吧!你肯定也不想讓軒軒回學校被同學笑吧!快去,快去,贏了有獎勵。”江怡墨對沈謹塵特彆殷勤的比心,特彆狗腿的跑去把球撿回來,把沈謹塵推到三分線的地方。

“接下來,就由軒軒的爸爸來比賽喲!張飛宇小朋友,你要做好輸的準備喲!”江怡墨開始得意忘形了,反正她相信沈謹塵的能力,這傢夥簡直就是個寶藏男孩,混身都是寶。

“我來。”

張飛宇爸爸站了起來,既然沈謹塵要上場,那他也要上場。

“喲,接下來精彩嘍!”江怡墨拉著軒軒站一旁看好戲。

沈謹塵和退役的國家隊球星的對決,肯定精彩呀!輸了不丟人,但贏了就特彆長臉。

“沈謹塵加油,沈謹塵棒棒噠!”江怡墨扯著嗓子喊。

額!!

這聲音,簡直要命,沈謹塵腦子都被她喊亂了,導致他第一顆球直接冇中,輸掉了。

頓時。

全場看沈謹塵的眼神都不好了,覺得他剛纔能中肯定是僥倖。江怡墨眼睜睜看著張飛宇小朋友把一箱辣條抱走。

“沈謹塵,你怎麼回事?咱們就最後一箱了,你給我雄起。”江怡墨還發脾氣了。

接下來的比賽可以說是相當相當的激烈,不僅僅是沈謹塵和張飛宇爸爸投球的技術讓人乍舌。光是江怡墨和張飛宇倆人就很逗比。

辣條一會兒搬過來,一會兒搬過去,腿都跑斷了,比了足足兩個小時,沈謹塵最終打敗了對手,並且把全部的辣條都贏了回來,身後堆了幾十箱辣條,可謂是壯觀。

這時,江怡墨跳了出去,她特神氣的站在沈謹塵身邊,雙手插腰,牛逼壞了。

“這樣,咱們最後賭一把,輸的人今天晚上請在場所有人吃飯。”江怡墨又想搞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