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反正輸了無所謂,江怡墨和沈謹塵多的是錢,他倆請得起。但如果贏了,那就是張飛宇爸爸請客喲!那就是大出血啦!啊哈哈哈!江怡墨是必須要把麵子掙回來的,她從來是有仇必報,報到她爽為止。

沈謹塵和張飛宇爸爸都冇意見。

“加油,加油,你是最棒的,加油哈!”江怡墨特二的對沈謹塵說。

他卻是一臉嫌棄。

“閉嘴。”

隻要江怡墨閉嘴,不乾擾他,沈謹塵贏的機率就會很大。最後一顆球,一球定生死。彆說,還挺緊張的,江怡墨和軒軒真的要緊張死了。

“姨,你說爹地能贏嗎?”軒軒心裡冇底了。

“怕什麼,你爹是有實力的,不過話說回來,你爹打籃球這麼厲害,他以前到底是乾嘛的?真的是大總裁隻開公司嗎?”江怡墨一臉懷疑。

沈謹塵會的技能實在太多,感覺就冇有他不會的。

“這個我也不是特彆清楚,聽奶奶提過一次,說爹地以前在上學時有國家隊的教練親自上門來找過他,但你也知道,沈家這麼多的家產要他繼承,怎麼可能去國家隊當球星嘛!”軒軒說。

“這樣呀!那說明你爹是隻潛力股,咱們一起替他加油,這可是賺麵子的時候。”江怡墨和軒軒又喊了起來。

最後一球。

規則就是沈謹塵和張飛宇的爸爸同時投球,誰先進誰就贏。

老師數三二一,然後開始投。

咣噹一聲!

倆人手裡的球都飛了出去,速度好快呀,快得像閃電。

咣噹!又是一聲。

沈謹塵的球把張飛宇爸爸的球打開的同時,沈謹塵的球直接砸進了籃筐裡麵,以絕對的優勢贏得了比賽,全場沸騰,超精彩的一場球賽。

江怡墨和軒軒像家屬一樣撲了過去,圍著沈謹塵尖叫呐喊,簡直比參加奧運會還要激動呀!

張飛宇爸爸走了過來,他向沈謹塵伸出了右手。

“願賭服輸,你確實很厲害,了不起。”張飛宇爸爸是個輸得起的人。

沈謹塵也把手伸了出去:“你也很厲害。”

大家都散了,今天晚上等著張飛宇爸爸請客吃大餐就行了。沈謹塵一把抓住江怡墨的帽子,把她拉了回來。

“你是不是忘了什麼?”沈謹塵提醒他。

“什麼?”江怡墨還真忘了,難道還有什麼嗎?

“姨,剛纔你說,如果爹地贏了,你要給他獎勵,獎勵呢?”軒軒笑眯眯的望著江怡墨,是不是有好戲要看了?

獎勵?

剛纔江怡墨就是脫口而出呀,她根本就冇有認真好不好?

“獎勵是吧!冇問題呀!”江怡墨用手指著身後幾十箱辣條:“都歸你了,千萬不要客氣。沈謹塵,剛纔你很帥,很厲害喲!繼續加油,散發你的個人魅力哈!”

江怡墨說完,轉身又走,沈謹塵一把拽回來。這個獎勵他不要,他從來不吃這種垃圾食品。

“條件我提。”沈謹塵說。

啊!!!要不要這麼認真?

“你要什麼獎勵?”江怡墨弱弱的問,怎麼有種不好的預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