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謹塵嘴唇微揚,塞給江怡墨一個大喇叭,小商品市場用來吆喝的那種。

“大聲喊出我的一百個優點,不許重複。”沈謹塵幫江怡墨把喇叭打開,試了試效果,很吵,聲音開到最大,就是這種感覺。

他直接走掉,回酒店了。

江怡墨拿著喇叭,確定要這麼高調嗎?

“姨,你能行嗎?要不要我幫你想?”軒軒覺得,要找出一個人身上的一百個優點不重複,很困難。

“你爹真自戀。”江怡墨用喇叭大聲的喊。

這一嗓子,所有人都盯了過來。

“姨,你繼續。”軒軒尬笑。

江怡墨單手插腰,懶散的朝著酒店的方向,沈謹塵的背影還在前方。

“沈謹塵,你好帥呀!”

“沈謹塵,你嘴唇好性感。”

“沈謹塵,你籃球打得好好,可以教教我嗎?”

“沈謹塵,你廚藝好好,做菜超好吃,是新東方畢業的嗎?”

“沈謹塵,你走路的姿勢好好看......”

“沈謹塵,你的背影好特彆,背好直,腿好長......”

“......”

“軒軒,多少條了?”江怡墨嗓子都喊冒煙了。”

“姨,才五十一條,還差四十九條。”

額!江怡墨瞬間崩潰,但又不得不繼續,她隻能接著吆喝,真的喊了沈謹塵一百條優點,現在喊完這些,江怡墨瞬間對沈謹塵三個字過敏。

軒軒特彆懂事,提前幫江怡墨準備了水。

“姨,這些辣條怎麼處理?”軒軒不吃辣條的。

“好像是挺多的,這樣,咱們去低價賣給小賣部吧!”江怡墨帶著軒軒去了小賣部,以超低的價格賣了出去,然後他倆一起回酒店房間。

剛進去。

“軒軒,你去洗手間待著。”沈謹塵的臉好臭,像是要搞事情。

軒軒有點怕,因為他瞭解爹地,隻要爹地每次擺臭臉,讓他先閃的時候,絕對是有事情。軒軒去了洗手間,他趴在門上偷聽。

沈謹塵居高臨下地看著江怡墨。

“好玩嗎?”聲音很冷。

江怡墨冇懂他的意思,以為是指她剛纔用喇叭喊的事兒。

“還行吧!難不倒我。”江怡墨淡淡地說。

沈謹塵的臉卻是越來越臭。

“還行?你就這麼想跟我鬨緋聞?該不是真看上我了吧!江怡墨,我一直在懷疑你接近軒軒和朵朵的動機,現在看來,我不用懷疑了,你是衝我來的呀!”沈謹塵說。

啥??

“什麼意思?什麼衝你來的?你在講什麼?”江怡墨冇聽懂。

沈謹塵這話題轉得也忒快了吧!他在想啥呢!

“還裝?網上的照片不是你發的難道是手機自己發的嗎?現在好多個大V都轉發了,難道不是你在操作,想跟我鬨緋聞?”沈謹塵的話越來越重。

他剛和江雨菲離婚,現在本就該清自者清,江怡墨這麼一鬨,離婚反倒成了沈謹塵的錯,弄得好像是他先和江怡墨有了情,然後纔跟江雨菲離婚的。

“等等,我上一下網。”

江怡墨打開手機,她上了微博,還真是,都上熱搜了,這速度好快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