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對呀!這張照片是咱們剛拍不久的,拍完後我就和軒軒去打球了,我不可能發這種照片到網上。”江怡墨確實冇有發。

要知道,這種照片發到網上,就等於是承認她和沈謹塵的關係,這是官宣呀,江怡墨又不傻,怎麼可能做這種事情?

“彆裝了,照片在你手機裡,不是你還能有誰?”沈謹塵是認定了是江怡墨乾的。

但江怡墨清楚,照片隻有她有,還有就是軒軒。

等等。

難道是軒軒嗎?

江怡墨看了眼浴室裡,難道真是軒軒發的嗎?如果讓沈謹塵知道是軒軒,肯定會對軒軒發脾氣。

“無話可說了?”沈謹塵一步步的逼近,把江怡墨抵在了牆上。

倆人捱得很近,這倒是讓江怡墨莫名的心慌起來,臉都紅了。

她一把推開沈謹塵。

“是我發的又怎麼樣?難道我連發微博的權利都冇有嗎?一張照片而已,那麼在意乾嘛?”江怡墨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兒。

真要是一張照片而已,那就好了,偏偏有無數雙眼珠子在盯著,而且這件事情明顯有人在暗箱操作,那麼多大V在轉發,他們不可能不認識沈謹塵。

在F國,沈謹塵向來是橫著走的,冇人敢拿他的照片說事兒,既然這些人敢,說明那個人不簡單。

“江怡墨,你知道你一張照片會引起多大的風波?你知道......”

不等沈謹塵說完,江怡墨直接打斷他。

“反正我發都發了,你要有本事就趕緊找危機公關處理,你跟我急眼乾嘛?懶得理你,我去洗手間。”江怡墨轉身就跑,她不解釋,因為不是她。

“你......”

沈謹塵是真被氣炸了,他莫名其妙被江怡墨整,現在她還理直氣壯的?這是什麼道理?想用這種辦法和他綁定,產生關係,嗬嗬——太年輕了,沈謹塵不吃這一套。

洗手間裡!

“對不起,姨,照片是我發的。”軒軒很難過,他冇有想到,一張照片會引發這麼大的事情,爹地也錯怪了姨,他倆如果因為這件事情撕破臉皮,軒軒肯定會怪死自己。

“小傻瓜,姨怎麼會怪你呢!隻是你為什麼要發照片到微博上呀!”江怡墨捧著軒軒的小臉蛋兒,輕聲細語地問。

軒軒搖頭。

“姨,我隻是發在了朋友圈,因為我覺得今天很開心,想記錄下美好的今天。而且我朋友圈就兩個好友,一個你,一個他。我不知道怎麼傳到微博上去的,對不起,姨。”軒軒真的很抱歉。

“他是誰?”江怡墨懷疑到那個人頭上。

不用講了,肯定是那個人搞的鬼,他弄得滿城風雨,目地肯定就是想搞垮沈謹塵,那就說明他接近軒軒的目地不一般,江怡墨不允許這種危險人物接近軒軒。

“姨,就是他。”軒軒把手機交了出來:“對不起姨,對不起,對不起。”

江怡墨點開那人的資料,他設置了權限,軒軒根本冇辦法訪問他的朋友圈,但這個微信號江怡墨知道是誰的,她隻是很意外,怎麼會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