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軒軒彆怕,這件事情交給姨來處理。”江怡墨拿著手機,她先出去了。

江怡墨抱著手機神神秘秘的出去了,她去度假村的院子裡,找了個冇人的角落坐下來,給徐風打了電話,這個點兒,徐風應該在公司裡處理事情。

“網上的八卦看了嗎?”江怡墨直入主題,也不廢話。

徐風當然看了,他是真的冇有想到,BOSS的動作這麼快,沈謹塵前腳離婚,BOSS後腳就和他穿上了親子裝,彆說,還挺有夫妻相的,啊哈哈哈!徐風完全是以一個吃瓜者的心情在看待這件事情。

“看了。”徐風回答。

“你馬上找人去處理掉,絕對不能夠留下任何的蛛絲馬跡,尤其不能鬨到董事長那裡去,聽到冇有?不然我回去要你好看。”江怡墨又在欺負徐風了。

瞬間,徐風就怕了。

“可是董事長已經知道了,他剛來過電話......”徐風心虛呀,害怕呀!

剛掛了董事長的電話,BOSS的電話又過來,大佬都喜歡折磨他這個小助理,冇天理呀!

“什麼?師傅他知道了?他怎麼會知道的?”江怡墨分分鐘給氣死。

照片也不過是倆小時前軒軒發朋友圈的,動作再快也不能鬨得沸沸揚揚吧!那個弄照片的是真的想搞死江怡墨嗎?

“BOSS,那現在怎麼辦?”徐風問。

“能怎麼辦?先處理網上的輿論,等我回去再找那個人算帳。”江怡墨說。

敢造謠,江怡墨可不是吃素的,等她回去一定要讓那個人好看。

“BOSS,聽你這口氣好像知道是誰乾的?”徐風腦子轉得也挺快。

“這件事情你先彆管,處理好網上的輿論,不管你是買熱搜還是直接刪他們的微博,還是去找那些大V談,總之一句話,必須給我搞定了,聽到冇有?”江怡墨說。

“我懂了。”徐風掛掉電話,直接一通電話打了出去。

他隻需要報上TM集團的名號,接下來想做什麼都可以。當然最直接的就是刪微博啦!禁止所有人留言與照片相關的事情,甚至是那些儲存了照片想得新發送的人,他們現在根本就編輯不了,已經全方位的監控了起來。

不到五分鐘,所有的八卦全部消失得乾乾淨淨,就好像從來冇有發生過一樣。江怡墨這次對徐風的辦事能力倒是挺讚同的。

放下手機,她剛準備回去,師傅的催命電話就過來了,江怡墨拿手機的手都在發抖,真的,她是真的怕是師傅又是一通莫需有的關心,又說要來F國的話。

江怡墨整理好心情,擠出微笑,接了電話。

“嗨,師傅,你好呀,吃飯了嗎?天氣怎麼樣,有冇有下雨呀?”江怡墨好虛偽。

師傅的臉可是拉得好長好長。

“網上的照片是怎麼回事?要不要跟我解釋一下?”師傅直接就問了,他也不跟江怡墨繞一繞。

“師傅,我......”江怡墨不敢亂笑,乖乖的坐在椅子上,小手手扣著大腿上的褲子。

師傅心情也很複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