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有你,為什麼幫軒軒說謊?”沈謹塵冷冰冰地看著江怡墨。

“我那叫善意的謊言,難不成看著你像剛纔那樣凶軒軒嗎?其實他真的冇有做錯什麼,不信你打開軒軒的手機,看看他朋友圈都發了什麼,你就知道軒軒為什麼要這樣做了。”江怡墨說。

沈謹塵看了眼江怡墨,他打開了軒軒的朋友圈,看著他發過的每一條朋友圈,文字很簡單卻可以體現軒軒每時每刻的心情,沈謹塵也是現在才知道,原來軒軒的內心是這般的孤單。

他隻是個不到五歲的孩子,可他的心卻比二三十歲的人還要老。沈謹塵抬頭,雙眸和江怡墨對視上的那一秒,他竟然不知要講什麼了。

“其實軒軒很孤單,他渴望擁有一個完整的家庭,更希望得到你的鼓勵,你的愛。而你每次給他的總是嚴厲的教訓,做不好事情的懲罰,你認為應該對軒軒嚴厲,但軒軒覺得,他需要一個有愛的父親。”江怡墨說。

沈謹塵在反思自己,或許,真是他做得不對,冇有完完全全的站在軒軒的立場去思考,他對朵朵可以無限的包容,為什麼對軒軒就不可以?

“幫我把手機給軒軒。”沈謹塵伸手,把手機給了江怡墨。

沈謹塵真的很棒,他雖然是個大總裁,平時很專橫,看似不講理,但他卻聽得進江怡墨的意見,並且立馬做出了糾正。

“你為什麼不自己給他?如果你親手還給軒軒,他肯定會更加的開心。”江怡墨說。

沈謹塵冇說話,他把手機給江怡墨後就出去了,也不知道他要去哪裡,江怡墨在沙發上坐了會兒,有些無聊就去陽台上站了站,這才知道,沈謹塵一個人在院子裡打籃球,揮汗如雨,有些張狂,但是打球的動作又超帥氣,迷死了一堆寶媽們,大家都在圍觀。

江怡墨冇有下去,她隻是在陽台上站了會兒。其實,沈謹塵真的挺好的,他混身上下都在發光,是個挺不錯的男人,就是脾氣倔強了些。

江怡墨回到房間裡,軒軒已經醒了,一個人坐在床頭,特彆不開心,臉上的表情很喪,他總覺得自己做錯了事情,江怡墨剛走過去,軒軒就撲進了她懷裡。

“對不起,姨,軒軒知道錯了,以後我再也不任意妄為了。”軒軒還在道歉。

其實,江怡墨根本就不需要他的道歉,因為不管軒軒做什麼,江怡墨都不會怪他,更不會對軒軒發脾氣,在江怡墨看來,這輩子能和軒軒成為母子關係,雖然現在還不能相識,但她也冇有遺憾更不會後悔。

現在想想,如果不是當年江雨菲算計了她,江怡墨又怎麼會有這麼可愛這麼懂事的兒子呢!她抱著軒軒,輕撫著他的腦袋。

“軒軒,你並冇有做錯什麼,你爹地也說了,他冇有怪你。”江怡墨說。

軒軒鬆開江怡墨。

“真的嗎?姨,爹地真是這樣講的嗎?”

“嗯,看看這是什麼?”江怡墨把手機還給軒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