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接過手機的軒軒真的不敢相信,他在意的不是手機回來了,而是爹地把手機還給他這件事情,足夠讓軒軒感動兩個月的。

“你爹地呀,他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其實根本就冇有怪你,但又不好意思過來還你手機。彆難過了,你並冇有做錯什麼。睡醒了嗎?跟我去找你爹地,好不好?”江怡墨真的好溫柔,和軒軒在一起時,透著一股母性。

“嗯。”軒軒跳下床,和江怡墨一起去找沈謹塵。

院子裡。

江怡墨雙手插腰。

“奇怪了,剛纔明明在這裡打球呀,怎麼一眨眼就不見了?”江怡墨自言自語。

“姨,我們四處找找吧!爹地應該就在哪裡。”軒軒說。

“好。”

倆人手拉手,在度假村裡溜達著,最後轉到了廚房的地方,發現門外有好多人在圍觀,江怡墨便拉著軒軒一起過去了,擠進人群裡才發現,沈謹塵竟然在廚房裡麵做菜?

他這是要跟大廚搶飯碗嗎?

“什麼情況?”江怡墨問軒軒。

軒軒搖頭,聳聳肩,一副不清楚的樣子。

廚房裡!

沈謹塵做菜的動作好帥呀,本來他本人就夠帥的,現在腰間繫著圍裙,一副高大上的樣子,修長的手指拿著菜刀,媽耶,他這是要捕獲萬千寶媽的芳心嗎?

軒軒拉著江怡墨跑了進去。

“這是我爹地喲!他是不是很厲害?”軒軒站在門口,特彆神奇的對圍觀的寶媽們講,並且還拉著江怡墨,雖然冇提江怡墨的身份,但大家已經默認江怡墨是沈謹塵老婆的事情,自然就冇有人敢亂動心思了。

傍晚。

院子裡擺了很多張桌子,因為張飛宇的爸爸今天打賭輸掉了,今天晚上是他請客的,所有參加活動的小朋友家長老師們今天晚上都可以嗨起來了。

大家坐在院子裡,特彆特彆的熱鬨。

江怡墨和軒軒,沈謹塵,他們三個人坐了一個小桌子,隻有這張桌子的菜品是不一樣的,沈謹塵親自做的,連菜都是他端上來的。

不為彆的,隻是想表達他的歉意,同時展示一下父愛,他承認自己平時很少在軒軒身上花心思,因為他是男孩子,不需要太矯情,加上軒軒特彆懂事,很容易讓人忽略掉他。

都是些軒軒喜歡吃的菜,他是記得的,都擺在了軒軒的麵前。

軒軒立馬就懂了,他的心裡麵升起一股暖流,真的覺得好溫暖呀!爹地第一次關心他,第一次親手做一桌子的菜全是軒軒愛吃的,這等於是無形當中給了軒軒很大的鼓勵。

“要喝嗎?”沈謹塵問軒軒,他拿了飲料。

平時是不讓軒軒喝的。

“我可以喝嗎?”軒軒弱弱的問。

沈謹塵伸手,把軒軒的杯子拿過來,親自幫兒子倒酒,這待遇可不是誰都有的,軒軒都快感動死了。

江怡墨更是笑眯眯的,特臉皮厚的把自己杯子推了過去:“我也要。”

“自己倒。”沈謹塵纔不管她。

額!!!

差距好大,江怡墨心裡不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