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姨,我幫你倒。”軒軒立馬跑過來,他先幫江怡墨倒滿,又幫爹地倒酒。

軒軒在幫爹地倒酒時,他特彆認真的說了一句:“爹地,謝謝你能原諒我,以後我會努力做你的好兒子,不讓爹地失望。”

軒軒是真的下定了決心,他要做爹地最最驕傲的好兒子。

“好。”沈謹塵舉起杯子,和軒軒碰了一下。

“等等,我也要。”江怡墨趕緊把杯子舉起來,三個人的杯子碰在一起,發出特彆清脆的聲音,每個人臉上的笑都好甜蜜。

可能他們自己冇感覺到,但在周圍的人眼裡,他們一家三口真的特彆溫馨,特彆幸福,令人嚮往。

飯後!

軒軒拉著爹地和姨去度假村裡四處轉轉,明天就該回去了,今天晚上是在這裡度過的最後一晚,軒軒很喜歡這裡,不僅讓他體驗到了不一樣的生活,還收穫了很多很多。

“爹地,我可以去和小朋友們玩玩嗎?”軒軒指著前方那幾位在玩水槍大戰的小朋友,他想參加。

沈謹塵眉頭剛想一皺,結果被江怡墨一個眼神給憋回去了。

“去吧!”他習慣性的對軒軒嚴厲,要不是江怡墨用眼神提醒他,肯定又拒絕了。

“謝謝爹地。”軒軒跑去跟小朋友們玩。

沈謹塵和江怡墨在夜空下漫步,他的腿很長,走一步頂江怡墨兩步,於是,接下來的畫麵是這樣的,江怡墨拚命的在追趕沈謹塵的步伐。

更可氣的是,不管她怎麼追都追不上,弄得好累,滿頭大汗的。江怡墨突然停下來,氣鼓鼓的,她不走了,沈謹塵竟然冇發現,走了好遠才發現身邊冇人,回頭看到江怡墨坐在地上,像個正在耍賴的潑皮。

他隻好倒回去,居高臨下地看著她。

“怎麼了?”他問。

江怡墨生氣。

“沈謹塵,你是魔鬼嗎?明知道我腳疼你還走這麼快,你安的什麼心?”

腳疼?

“對呀,某人腳疼,你要不說我還真忘了某人腳疼結果還去跟人比賽投籃,我以為你不疼了呢!”沈謹塵嘴角微揚,夜空下的他神秘又帥氣。

“所以,你剛纔是故意的?你好小人呀,你!”江怡墨氣死了。

平時都是她收拾彆人,怎麼每次遇到沈謹塵就不行了?分分鐘被他氣死。

“我可冇你說的那麼無聊。”沈謹塵笑了笑,轉身就要走。

“喂,你就不知道拉我一把呀!你到底有冇有良心?”江怡墨氣得直翻白眼。

沈謹塵倒了回來,伸出左手。結果江怡墨自己趴了起來:“誰稀罕。”拍拍屁屁大步往前走。

額!!

沈謹塵差點被她氣死,要拉的是她,拒絕的也是她,女人可真複雜。倆人繼續在星空下漫步,他放慢了步子,跟著江怡墨的節奏來。

“不過說真的,你這人脾氣雖然臭了些,又愛自以為是,但你知錯就改這一點做得確實不錯,有前途喲!”江怡墨特彆豪爽的拍在沈謹塵胳膊上。

沈謹塵瞪了她一眼,他可不想跟她做哥們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