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的,我這是在誇你,聽不出來嗎?”江怡墨仰著腦袋,笑眯眯的望著沈謹塵。

他低頭,看著星空下放肆微笑的笑,挺美的,微風吹亂了她的長髮,飄飄然的,更美了。

“真聽不出來。”他說。

“那是你腦子有問題。”江怡墨繼續微笑。

“誰腦子有問題?”沈謹塵不開森。

“誰腦子有問題誰知道。”江怡墨繼續微笑。

“再說一遍。”

“乾嘛要聽你的?”

“......”

“江怡墨,你給我站住。”

“被我抓到,你就死定了。”

“那你也得先抓到我再說。”

“......”

次日清晨!

江怡墨和沈謹塵同時睜開眼睛,都被對方給嚇死了,因為他倆又抱在一起睡了一整晚,還是睡在地板上的。

尖叫聲,各種亂七八糟的聲音在房間裡迴盪。

軒軒揉著眼睛,他冇睡醒,隻是看到爹地和姨抱在一起,他便有氣無力地說了句:“你倆昨晚又一起睡的呀!”

又???

“走開,誰要跟你一起睡,沈謹塵,我發現你就是貪圖我的美色,你這個偽君子。”江怡墨一把推開。

偽君子?

“某人搞清楚了,昨晚你睡的床。”沈謹塵不服。

“肯定是你趁我睡著了,把我抱地板上去的,我早就發現你這個人有問題了,肯定是這個樣子。”江怡墨打死不承認,是她自己晚上睡覺不老實滾地板上的。

“不好意思,我冇這個愛好。”沈謹塵大長腿一邁,直接往浴室裡走,江怡墨也往裡擠,倆人在門口懟了好久,你不讓我,我不讓你的,軒軒都要笑死了。

結果,還是江怡墨一屁屁把沈謹塵撞飛,第一個衝進浴室裡。

洗漱完畢,吃完早餐,所有的大巴都停在了度假村門外,大家按秩序上車,井然有序的,這次的出遊特彆的順利。

車裡!

軒軒坐在中間,江怡墨和沈謹塵坐在兩旁,就像是爸爸媽媽一樣,守護著他,軒軒覺得自己超幸福的。

“軒軒,玩得開心嗎?”江怡墨問。

“嗯,特彆的開心,度假村的環境真的超好,在市裡麵根本就看不到,我超喜歡那裡。”軒軒說。

“你要喜歡,讓你爹把度假村買下來,以後你和朵朵想去玩都可以,多方便呀!”江怡墨看了眼沈謹塵,這對於他就是小事一樁。

雖然他被江雨菲分割了一半財產,但他買個度假村卻是分分鐘的事情。

“姨,不需要的,也不是所有喜歡的東西都要買下來,等我以後長大了,進集團工作了,我也想開發一個度假村,更高級的度假村,讓更多的人可以去玩。”軒軒一副自信的樣子。

江怡墨卻是從軒軒這句話裡看到了他的成長,有的時候,人的成長真的就是一瞬間的事情。

“軒軒想法很好喲,姨支援你。”江怡墨又看了眼沈謹塵:“喂,你兒子比你有想法,你們沈氏集團好像還冇有搞得旅遊行業吧!我覺得你可以試一試喲!”

沈謹塵不想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