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什麼我?我還很忙,不想跟你聊天。”江怡墨轉身就走,甩都不甩沈夫人,就算她是沈謹塵親媽又怎樣?江怡墨不喜歡的人她向來不會留著麵子。

“江怡墨,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麼主意,今天你就給我聽清楚了,隻要我還活著一天,你就休想進沈家的門,我這輩子都不會承認你這個兒媳婦,勸你趁早打消這個念頭。”沈夫人說道。

此時。

江怡墨已經上了出租車,車也開走了,但她聽到了沈夫人的話。不就是沈家大門嗎?以為她稀罕嫁入豪門呀,以為她跟江雨菲一樣臉皮厚不要臉呀!

江怡墨自己就是豪門,她這豪門可比沈家的門豪多了,乾嘛要委屈自己?她壓根兒就不把沈夫人放在眼裡,好麼?

“見個麵吧!”江怡墨打了一通電話出去。

特彆簡單的幾個字,卻是透著無數種資訊,接下來,江怡墨又該搞事情了。

半小時後!

江怡墨坐在了餐廳裡的落地窗前,窗外在下雨,越來越大,雨水從落地窗流下來,像一條細小細小的線條,江怡墨伸出手指去撫摸,不過是隔著玻璃,卻像是隔在了兩個世界一樣。

江怡墨現在覺得,自己和軒軒,朵朵的距離就像是這一塊玻璃,看得去卻摸不動,永遠被隔著了。

秦子墨走了進來,坐在江怡墨對麵兒。

“難得小墨今天主動找我,今天到底是什麼好日子呀!”秦子墨臉上的笑很鎮定。

江怡墨也笑了笑。

“記得上次答應過你,和你一起吃飯,今天我是來兌現承諾的。”江怡墨說。

“是嗎?原來咱們小墨還是曾經那個說一不二的小墨,你這是把餐廳都包下來了呀!好大的手筆喲,江氏集團的大小姐確實很厲害,那我就不客氣嘍!”秦子墨拿過菜單,點了很多。

他倆這哪像是在和平的吃東西,你一句我一句的,句句都讓人聽著不舒服,大家心裡都不爽,但誰也冇有講出來,還笑得好燦爛。

服務員拿著菜單走開,得等一會兒纔可以上菜,他倆就這樣乾坐著。江怡墨拿了包煙出來。

“要嗎?”她問秦子墨。

“我不抽菸。”秦子墨說。

又是一個不抽菸的,和沈謹塵一樣。現在的男人還真是奇怪,江怡墨自己抽了起來,有種大姐大的感覺。秦子墨也是頭一次看江怡墨抽菸,現在的她真和小時候不一樣了,不過是十年不見,她竟然變了這麼多。

“小墨,我們還有可能嗎?”秦子墨冇憋住,他又問了。

秦子墨心裡裝著對江怡墨的愛和恨,他愛得很深,也錯得離譜,他現在就是一個複雜的矛盾體,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在做什麼。

江怡墨掐掉手裡的菸頭,笑眯眯的說:“菜來了,咱們先吃東西,吃飽了慢慢聊。”

慢慢聊?

對的,她確實應該跟秦子墨慢慢聊的。

“好。”秦子墨點頭。

服務員把滿滿一桌子菜都端了上來,秦子墨還站起來幫忙,把江怡墨喜歡吃的放在她麵前,挺細心的,隻是江怡墨不會感動,因為秦子墨已經觸碰到了她的底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