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墨,你太瘦了,多吃點。”

“小墨,這個好吃,你嚐嚐。”

“小墨,你是女孩子彆喝酒。”

“小墨,你......”

秦子墨的話很多,看著像是關心,江怡墨卻不知道,他是真的還是裝的。如果能做朋友是最好的,畢竟他倆小時候就認識,江怡墨不是個健忘的人,隻是秦子墨太過分,是他放棄了做朋友的機會。

一小時後!大家都吃好了。

江怡墨和秦子墨同時放下筷子,他在等江怡墨給他回答,他們還有希望在一起嗎?

江怡墨起身,冷淡地說:“忘了告訴你,這頓飯不是給你接風的也不是給你送行的,是友儘的。既然你吃了,我們的友誼就儘了。”

友儘?

不是說,他倆現在不是朋友了,小時候的情份也抹掉了,以後再見麵可就是敵人了,萬一江怡墨心狠手辣做了什麼,秦子墨千萬彆怪她。

“小墨,這是為什麼?難道在你心裡我真的一文不值嗎?我好歹也是CN集團的副總,CN集團未來的接班人,我的身份哪裡比不上沈謹塵了?你當真如此喜歡他嗎?”秦子墨一把拽住江怡墨的手,他不甘心,真的特彆不甘心。

秦子墨自認自己愛得並不比沈謹塵少,他從小時候到現在,心裡裝的隻有江怡墨,做夢都想和她結婚。就因為他倆分開了十年,就要把他的愛通通抹殺掉嗎?

“秦子墨,你知道自己哪裡比不上沈謹塵嗎?”江怡墨很認真。

“哪裡?”秦子墨也想知道,他到底輸在了哪裡。

“沈謹塵比你光明磊落,他從來不會乾暗箭傷人的事情,人品比什麼都重要,你根本就冇有資格跟他比較。”江怡墨說道。

確實。

沈謹塵從來不會背地裡搞小動作,他這個人是真實的,他會把自己所有的不好與好都表現出來,和他在一起是真實的,有安全感。

但秦子墨就不一樣,他有心機,他會算計,這樣的人太可怕了。

“我哪裡不光明磊落了?就算我爸是董事長,我也是靠自己的實力坐上的副總,我哪裡比不上沈謹塵了?他當年可是啥本事都冇有,直接坐上了沈氏集團總裁的位置。”秦子墨並不覺得自己輸在哪裡。

“但他不會像你一樣,利用小孩子。秦子墨,你觸到了我的底線,你真不該利用軒軒的,你懂嗎?”江怡墨這句話是喊出來的。

江雨菲利用朵朵,把朵朵害得不能說話,把朵朵變成一個不快樂的小朋友,這一點已經讓江怡墨痛恨了。秦子墨現在利用軒軒的善良,加軒軒的微信好友,從軒軒那裡套取訊息。江怡墨不可原諒。

“好,我承認我是利用了軒軒,但我並冇有對他做什麼,隻是想從他那裡知道一些東西,我這麼做歸根結底還是因為愛你,我想兌現小時候的承諾,我想回來娶你,我有什麼錯?”秦子墨也喊了出來。

他並不覺得自己錯在哪裡。

“夠了。”江怡墨不想再說:“彆把你的愛說得這麼偉大,如果是沈謹塵,你信不信,他絕對不會這樣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