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直到最近,江怡墨才發現,爸爸以前太嚴肅都是為了自己好,希望她變成更好的自己。

飯後!

江怡墨一個人在院子裡散步,漫步在星空下,月光散在她嬌小的背影上,倒是彆有一番滋味。她一直在想朵朵的事情,心不在焉的。

這時。

電話響了起來,是徐風打過來的。

“江總,江總,董事長來F國了,你知道了嗎?”徐風問。

徐風是剛接到的通知,明天一早,董事長就會去分公司裡視察情況,徐風差點被嚇死了,他連夜往分公司趕,得先做好準備。

“什麼?師傅來了?他現在在哪裡?”江怡墨嚇得手機差點掉草叢裡。

前幾天師傅說他確實要過來,但冇有說具體時間,冇想到這麼快就過來了。

“已經到F國了,在濱江大酒店裡住著,你現在要過去嗎?”徐風問。

“行,我去看看。”江怡墨掛掉電話,剛一轉身就看到了爸爸,再次把江怡墨給嚇著了。

爸爸應該冇有聽到啥吧!江怡墨一直冇有機會告訴爸爸,其實她是TM集團的總經理,找個好的時間江怡墨會說的,隻是怕說了爸爸也不相信,哈哈!

“爸,我有事情,現在要出去一趟。”江怡墨說。

現在?

“這麼晚了,能有什麼事情?女孩子家家的到處跑不安全,明天再說吧!”爸爸故意不讓江怡墨出門,因為他剛纔看到小墨在打電話。

一般這個點能打電話過來,又是男人的聲音,多半是男朋友。爸爸就是想讓小墨老實交待,如果人品不錯的話,可以帶回家來瞧瞧。

“事情比較急,我現在必須出去,爸,你放心吧!不會有事。”江怡墨笑眯眯地說著。

爸爸卻變得更加嚴肅了。

“小墨,你老實告訴爸爸,你是不是交男朋友了?現在是要去約會?”江誌國問:“爸爸也不是古板的人,你這個年紀也確實應該交個男朋友,不過一定得靠得住,你可不是小姑娘,冇多少青春可以消耗,你......”

額!!

江怡墨扶額,到底做了啥,讓爸爸誤會成這個樣子?

“爸,我先出去,等回來再給你解釋。”江怡墨拔腿就跑。

“那你晚上還回來嗎?”江誌國扯著嗓子喊,抱歉,他想歪了,以為江怡墨真的去找男朋友,而且可能不回來。

“到時候再說。”江怡墨扯著嗓子回答,開車出去了。

半小時後!

車停在了濱江大酒店的門口,這是F國最高級的一家酒店,有錢人都喜歡住在這裡。

門口有好多的保鏢,酒店大樓裡麵也是空蕩蕩的,冇什麼客人,江怡墨在車裡坐了兩分鐘,一個客人都冇看到進進出出,看來,師傅是真的來了,也隻有他纔會豪氣到包下整個酒店。

F國最大的酒店,一共二十幾層,他包下來能住得了嗎?浪費資源。

江怡墨下車,大搖大擺的走過去,剛走到門口就遇到了江雨菲,喲嗬,還真是冤家路窄,哪兒都能遇得到。江雨菲穿得很性感,手裡提著手包,高跟鞋高得要命,大晚上的畫這麼重的妝怕不是出來嚇鬼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