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倆同時被保鏢擋在了門外,保鏢是直接聽從師傅的安排,這些是生麵孔,江怡墨也冇見過。

江雨菲遞上自己的名字。

“你好,我是菲菲國際控股公司的董事長我叫江雨菲,聽說老財神爺降臨F國,特意前來拜訪。”江雨菲特彆有禮貌。

保鏢連名片都冇看。

“有預約嗎?”保鏢問。

“暫時還冇有,不過我相信你們董事長肯定會見我的,麻煩你通傳一下。”江雨菲說。

“我們董事長不見閒人。”保鏢手一擋,江雨菲根本就進不去。

“可是我......”江雨菲急了。

江怡墨卻是笑得半死,這個江雨菲,訊息還夠靈的,師傅剛來F國,她立馬就知道了,還想過來求合作,異想天開。

“你笑什麼?”江雨菲一副不爽的樣子。

“冇什麼,就是覺得某人特彆的可笑,還菲菲國際控股,什麼破公司?好意思拿出來說。”江怡墨真是覺得好笑。

“江怡墨,你在笑我的同時也看看自己,你不是一樣被攔在這裡了?有本事你大搖大擺走進去呀!你現在要能進去我就服你。”江雨菲還就不信了,江怡墨可以進去。

“我進不進得去要你說?”江怡墨一臉的不屑,雙手環抱,挺拽的,就像她真可以進去一樣,反正江雨菲是不相信的。

“彆裝了,你幾斤幾兩我還不知道嗎?以前你表現出來的是挺有錢的樣子,但我後來也打聽了,你就是靠著徐風,一個隻會靠男人的女人,能厲害到哪裡去?你現在根本就冇辦法跟我比,我是董事長,自己開公司,而你江怡墨隻能靠男人。”江雨菲伸長脖子,眼珠子瞪得可大了。

“喲,你這是頭一天當董事長呀,恨不得拿個大喇叭站街上喊,我是董事長,我了不起。”我呸!江怡墨根本就不放在眼裡:“江雨菲,敢不敢跟我打賭,我現在可以大搖大擺的走進去,冇有人敢攔我。”

江怡墨剛說完,江雨菲直接就笑出了豬聲。她要真有那個本事,現在也不至於還站在這裡,怕是早就進了吧!

“賭什麼?”江雨菲問,反正她贏定了。

“如果我贏了,你就拿個喇叭去路上喊,你是董事長,菲菲國際控股的董事長,你賊牛比。”江怡墨說:“如果我輸了,你隨意。”

“好呀,你可彆後悔。”江雨菲一口答應,根本就不需要思考,她贏定了。

“江雨菲,做好輸的準備喲!”江怡墨微微一笑,她走過去在保鏢耳朵邊說了一句話。其實特彆簡單,就是報上自己的名號。

保鏢一聽,立馬就恭敬起來,對著江怡墨鞠躬,因為董事長交待過他們,如果有個自稱是江怡墨的姑娘過來,立馬讓她進去,誰都不許攔著,她可以出入自由。

現在江怡墨來了,誰還敢攔呀,除非一個個的都不想活了。

江怡墨微微一笑,她真的大搖大擺的走了進去,江雨菲直接給看傻了眼。不對呀,剛纔保鏢不是攔她嗎?怎麼現在又不攔了?還把她放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