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軒軒呢?他怎麼不下樓吃飯?”江怡墨問。

“軒軒去幼兒園了。”沈謹塵說。

“那朵朵呢?他倆應該是雙胞胎吧!朵朵為什麼不去學校?”江怡墨問。

她自然知道朵朵和軒軒是雙胞胎,他倆就是從江怡墨肚皮裡蹦出來的,能不清楚嗎?

“朵朵天生膽子小,也不會說話,冇讓她去學校。”沈謹塵說。

這也是沈謹塵擔心的地方,朵朵今年五歲了,她這個年紀應該去學校和小朋友玩,但她的情況特殊,也怕去學校被欺負,就一直在家裡。

“啊!那怎麼行呢!不去上學天天在家裡,彆的小朋友什麼都會,朵朵她......”江怡墨一聽,直接就急了。

孩子從小就得培養,不能輸在起路線上,就算沈家很有錢,什麼都不缺,也不能把朵朵養在家裡不去讀書呀!時間長了,再聰明的孩子也變遲鈍了。

尤其是像朵朵這種性格孤僻的孩子,她更應該去學校學習,見的人多了,指不定就會講話了。

“朵朵,你告訴阿姨,想去學校嗎?”江怡墨半蹲在朵朵麵前,拉著她的小手手,特彆認真的講。

江怡墨一定要替朵朵做些什麼,這可是她的女兒呀!

朵朵抿著小嘴,委屈巴巴地盯著江怡墨,小腦袋輕輕的擺著,她不願意去學校,隻有跟爸爸媽媽在一起纔是最安全的,朵朵抗拒外界的所有事物。

“可是哥哥每天都去上學,而且學校有很多小朋友,還有老師,大家都會跟朵朵玩,一起做遊戲,特彆有意思,你覺得呢?”江怡墨問。

朵朵搖頭。

江怡墨講得天花亂墜都冇有,朵朵根本不好奇,她隻想躲在象牙塔裡,慢慢長大。

“沒關係,咱們一步步來,先把飯飯吃了,好嗎?”

江怡墨坐回去,溺愛的看著朵朵。

小手手一口口往嘴巴裡喂,朵朵在學著勇敢,努力長大,今天她又學了新的技能,可以自己吃飯飯,這便是進步。

“朵朵好棒喲!可以自己吃飽飽啦!那從今天開始,朵朵就自己吃飯好不好?”江怡墨拍手叫好,表情誇張卻很有愛。

朵朵喜歡聽江怡墨說話,因為她很有意思。

傭人們看傻了眼,這個江怡墨也忒神奇了些,為什麼她來過後,小小姐跟變了個人似的,她什麼都會了?這倒是顯得大人都是笨蛋,什麼也不會。

沈謹塵更是對江怡墨刮目相看。

飯後,他把江怡墨叫到了書房!

“介於你的表現不錯,說吧!有什麼要求都可以提。”沈謹塵說。

模樣有些拽,像個大佬。但他並冇有惡意,隻是想感謝江怡墨,同時也希望她接下來可以拚儘全力,讓朵朵變成一個正常的孩子。

“任何要求都可以?”江怡墨半開玩笑。

水靈靈的大眼睛像會說話般盯著沈謹塵,四目相對,那一秒,彷彿周圍的空氣裡全是飄粉紅的小泡泡。

彆說!沈謹塵的顏值挺抗打的,離得這麼近都看不清毛孔,皮膚比女人還好,如果能笑一笑,應該會更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