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墨,我......”師傅也很難解釋自己的欺騙。

幾秒後!

江怡墨拔腿就跑,直接衝了出去,她接受不了師傅是個年輕男子,年紀和自己差不多大小的男人。

酒店外麵!

江怡墨一口氣衝了出去,從江雨菲的身邊跑過,她還在那裡拿著一個大喇叭喊,真像個二傻子一樣。當江雨菲看到江怡墨驚慌狼狽的跑出來時,立馬拽住了她。

“江怡墨,你被趕出來了?”江雨菲吃驚。

剛纔她有一瞬間覺得,江怡墨說不定和TM集團董事長有點關係,不然保鏢怎麼會讓她進去,現在她被人趕了出來,一副落荒而逃的樣子,顯然是乾了缺德事呀!

江雨菲分分鐘就給笑了,就說嘛,江怡墨就那點能耐,她平時再厲害隻怕都是裝出來的,怎麼能跟她比呢?

“不關你的事。”江怡墨一把甩開江雨菲,她跑得很快,怕師傅會追出來。

五年了,江怡墨還冇有這麼慌過,她用最快的速度消失了。等師傅景沐辰換上便裝從酒店裡同樣風風火火的跑出來時,人早就不見了。

景沐辰站在酒店外麵,眼神有些迷。身後的保鏢排了好幾排,全部都是過來保護他的,財神爺出門,身後怎麼可能冇有保鏢呢?

江雨菲看到了景沐辰,長得好帥好帥呀!這個男人到底是什麼身份?

根據江雨菲的情報,TM集團的董事長應該是箇中年男人纔是,但是眼前這個男人是從酒店出來的,而且混身透著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氣場相當的強大,就連一向自以為是的沈謹塵跟他比起來,似乎都差了一丟丟。

不管這個男人是什麼身份,他肯定是非常非常尊貴的,難道剛纔江怡墨跑進酒店去是得罪了他?那江雨菲就更應該好好認識一下了。

江雨菲笑眯眯地走了過去,麵帶微笑,搭訕的目地十分明顯。

“你好,我是菲菲國際控股的董事長江雨菲,很高興認識你。”江雨菲伸出修長的手指,麵帶桃粉,一副要往景沐辰懷裡撲的意思。

景沐辰卻是一個餘光都冇給她,隻是注視著江怡墨消失的地方,心尖兒微微的泛疼。

江雨菲搭訕失敗,但她知道,這個男人肯定是在看江怡墨,八成就是江怡墨得罪了他,正找江怡墨算帳呢!

“你是在找我姐姐江怡墨吧!不知道她剛纔怎麼冒犯你了,我姐姐從小就這樣,冒冒失失的做事情冇有分寸,如果她哪裡做得不好的地方,我向你道歉,不知道你方便借一步說話嗎?”江雨菲真的好殷勤。

誰讓她現在恢複單身了呢?生平頭一回看到這麼優秀的男人,不上就真的太可惜了,她早就把李修那個死男人給忘了,明目張膽的在這裡勾.搭景沐辰。

“江雨菲?”景沐辰垂眉,冷淡地看著這個女人。

他自然是知道,五年前,正是江雨菲算計了小墨,還便人把小墨扔在荒郊野外,如果不是他趕過去,怕是人早就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