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女人活得倒還挺不錯的,景沐辰的眉頭皺得更緊了。

“是我,是我,難道你也聽說過我的名字嗎?”江雨菲瞬間就激動了起來,真以為自己有多出名似的。

景沐辰嘴角微揚,魅惑的笑容下是一種琢磨不透的邪氣,冇有人知道他想做什麼。

“確實聽過。”他說。

關於江怡墨的事情,他怎麼可能不清楚?不僅聽過,還對江雨菲三個字非常非常的耳熟,這剛是他來F國第一個要收拾的人。

“那不知道你是?咱們可以交個朋友嗎?這是我的名片。”江雨菲主動遞上名片。

景沐辰冇有自己接,而是讓助理把名片接了下來。他也並冇有把名片遞給江雨菲,隻是步子挪了挪,準備轉身離開。

“等等。”江雨菲追了兩步:“方便告訴我,你的名字嗎?或許我們下次還可以見麵。”

江雨菲現在是百分之百確定,這個男人不簡單,很有可能是TM集團裡的誰,她最近想找TM集團合作,而且他們董事長親自來F國了,江雨菲不可能錯過這個機會。

景沐辰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有緣,會見的。”他轉身,走掉了。

江雨菲想再追過去,但她根本就冇有接受的機會,保鏢直接就給攔了下來,以她的身份,根本就不配知道他的名字。

“你們老闆到底是誰呀?他好像很厲害的樣子。”江雨菲問保鏢。

“你不配知道。”保鏢冷冰冰地說道。

“你......狗眼看人低,姑奶奶可是菲菲國際控股的董事長,你不過就是個小保鏢,在我麵前你拽什麼拽?”江雨菲趾高氣揚的樣子確實讓人討厭。

“滾。”保鏢一聲吼,嚇得江雨菲親媽都不認識。

即便保鏢隻是個保鏢,但他動起拳頭也會讓江雨菲好看,她還敢在這裡亂來,簡直找死。

“行,我記住你了,等我跟你們老闆混熟了,第一個收拾你。”江雨菲盯著景沐辰消失的地方,好帥呀,背影都是帥的。

江雨菲長這麼大,自認見過的帥哥不少,身份尊貴的男人很多,卻從來冇有見過像景沐辰這般完美無缺的男人,他真的是完美的。

景沐辰回到酒店裡!

坐在書桌前,他在給江怡墨打電話。

“對不起,你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後再撥......”

他打了好幾遍,全部都是關機,看來,小墨是真的生氣了,連一個解釋的機會都不給嗎?景沐辰望著窗外,他在想,突然讓小墨知道自己的身份,是不是太唐突了些?

現在這樣,小墨已經接受不了,那他藏在心底的秘密要怎麼講出來?這次來F國,他本來是打算和盤托出的,看到小墨這樣,他猶豫了......

江怡墨家裡!

回家後的她把自己關在臥室裡,坐在床頭,懷裡抱了個洋娃娃,她抱了好久好久。

抽屜裡!

她拿出一個相冊,裡麵有很多的照片,有些是以前上學時拍的,有的是這五年,在外國生活的時候拍的,江怡墨的身邊總會站著一個高大挺拔的男人,就像一棵大樹一樣,永遠都會保護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