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謝你,爸爸,我懂了。”江怡墨抱著爸爸,她想明白了。

她不會怪師傅,也不會記恨了,隻是暫時不想看到他,可能得躲上一陣子了。

“行啦,也不早了,早點休息,明天你還要工作呢!嗯?”爸爸說。

“爸爸,晚安。”

晚上做夢,江怡墨夢裡的自己在酒店,剛到了師傅,他穿著浴袍,很年輕很帥氣,和記憶裡的他完全不一樣,江怡墨在夢裡依舊是害怕的。

醒過來,更是一身冷汗。

手機在響。

徐風打過來的催命電話,現在是早上九點整,平時這個點,江怡墨應該是在分公司纔是。

“江總,江總,我親愛的江總,你什麼情況呀?今天董事長來公司裡麵視察,你從來不遲到的,今天怎麼就晚了呢?董事長已經到了,就等你了。”徐風真是急了一身冷汗。

昨天晚上,徐風一個人在公司裡麵忙了一整晚,就是為了今天董事長過來好好表現,免得又說他。現在倒好,江大BOSS竟然掉了鏈子,徐風一個人在哪撐得住?分分鐘就被董事長的氣場給壓倒了,半句話都不敢講,隻會兩腿發軟。

江怡墨還在被窩裡,她今天壓根兒就不想去公司上班,就是為了躲著師傅。

“我頭疼,就不去公司了,你自己應付吧!”江怡墨直接掛了電話。

“......”

徐風一臉苦逼,董事長親自來F國考察工作,這是多大的事情呀?要知道,平時董事長可是從不輕易出國的,他能來,說明是對這邊分公司的重視,江大BOSS竟然麵都不露。

嗬嗬!

徐風隻能苦笑,BOSS越來越任性了。

徐風揣好手機,轉身,回到董事長身邊,他是真的害怕。

“董,董,董事長,江總她......”徐風不敢講。

徐風太瞭解江總了,她根本就不是頭疼,而是不想過來,肯定在睡大覺。

“怎麼了?”景沐辰問。

嚴厲而不帶一絲感**彩的聲音,嚇得徐風更不敢亂講話,隻能按江大BOSS的原話搬過來。

“江總說她頭疼,今天就不來公司了。”徐風說完,想死的心都有了。

完了,完了,董事長的臉色越來越沉,他肯定是生氣了。

“頭疼?”

景沐辰心尖兒微微一震,怕不是真的頭疼,而是看到他會頭疼吧!小墨果然是生氣了。

“去買些藥送過去。”景沐辰對徐風說。

本來他是想親自過去的,難得來F國一次,應該去拜訪小墨的家人,又怕小墨現在根本不願意看到自己,景沐辰隻能讓徐風去。

“是,董事長。”徐風點頭,根本不敢告訴董事長,其實BOSS是在裝病。

景沐辰轉身便走,既然小墨不在公司,也冇有視察的必要了。

“董事長,您不進去了嗎?”徐風趕緊追過去,他可是準備了一整晚,連覺都冇有補,怎麼董事長說走就走?難道是因為BOSS不在,所以他生氣了,不想進去?什麼情況呀?

“改天吧!”景沐辰冷淡地說道。

“好的,董事長,歡迎您隨便過來視察工作。”徐風不敢有一絲馬虎,直到把董事長送走後,他才鬆了口氣,趕緊去買了些頭疼藥,去江家看BOSS,順便彙報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