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還在臥室裡躺著,她的手機是和公司的監控連在一起的,可以直接控製。她打開監控,從畫麵裡看到了師傅站在集團正門的地方,他並冇有進去,隻是停留了幾分鐘。

因為師傅的出現,整個集團的人都緊崩了起來,門口站了特彆特彆多的人。師傅還和平時一樣,把自己打扮得很老。

江怡墨憋了憋嘴巴,明明就是個特彆年輕的帥哥嘛,非得把自己整得這麼老。江怡墨以前老是喜歡叫他老帥哥,其實師傅是個小帥哥,超帥的那種。

江怡墨關掉手機。心情更沉重了,她寧可昨天晚上根本就冇有去找過師傅,這樣也不會看到他洗澡,更不會看到他鬍子掉下來,更不會看到他卸妝的樣子。

“小墨,你助理過來了,快出來吧!”門外是爸爸的聲音。

“讓他進來吧!”江怡墨不想起床。

額!!

爸爸看了眼徐風,倒是覺得徐風挺帥氣的,如果當男朋友,應該還不錯。

“小墨昨天晚上回來就一直關在房間裡不出來,心情不太好,你進去後幫我安慰幾句。”爸爸對徐風說。

聽爸爸這意思就是在撮合徐風和江怡墨,鴛鴦譜都不會點,爸爸真的年紀大了,看不出江怡墨和誰來電,和誰不來電。

“叔叔,我儘力。”徐風笑得很尷尬,他感受到了BOSS爸爸的意思,隻是他不敢呀!徐風隻想當江大BOSS的狗腿,一輩子的狗腿,哪敢打她的主意。

徐風提著一大包藥站在床頭。

“董事長說你頭疼,讓我送些藥過來看看你,BOSS,你是真的頭疼還是在躲著董事長?”徐風問。

剛纔江總爸爸說BOSS昨天晚上回來就不開心,她昨天晚上是去見董事長了,那肯定就是跟董事長鬨矛盾了,難怪今天董事長比平時更奇怪,人都到公司門口了也不進去,隻能說明董事長這次來F國根本不是為了做生意,恐怕是為了BOSS而來。

“跟你說個秘密。”江怡墨說。

“好呀,好呀,我最喜歡聽秘密了。”徐風脖子伸得好長。

“咱們董事長根本就不是箇中年男人,他其實是個跟你我差不多大的人,而且長得非常帥。”江怡墨好認真呀!

徐風聽完,都覺得BOSS在跟他開玩笑,大家所知道的,TM集團董事長,老財神爺,他就是箇中年男人呀,現在突然變成了年輕人,這......難以接受,連徐風都接受不了,更何況是江怡墨。

“江總,你冇跟我開玩笑吧!董事長他真的是個帥小夥?”徐風不敢信。

“這種事情,你覺得我會開玩笑嗎?”江怡墨重重的歎了口氣。

徐風看到江大BOSS歎氣,立馬就相信了,這絕對是真的。

“可董事長為什麼要騙人呀,他剛纔在公司的時候還是打扮得好老,如果你現在不講,真的冇有人懷疑他的年紀。”徐風三觀毀掉了。

這個世界,好複雜呀,處處都是坑。

“我哪知道。”江怡墨還鬱悶呢!

“所以,你就是因為這件事情,在跟董事長生氣?”徐風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