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也談不上生氣,就是覺得跟了師傅五年,我一直把他當長輩,你也知道,平時我和師傅的關係特彆的好,好得就像一家人。結果他跟我差不多大,年輕又帥氣,我......”

江怡墨崩潰,好崩潰。

“BOSS,我懂你的心情,大家都看得出來,你跟董事長的關係是真好,你倆平時相處就像是親父女一樣,親親抱抱舉高高,這些動作可真不少。現在董事長變了,你這......”徐風不知道怎麼安慰BOSS。

江怡墨更崩潰了,她在意的就是以前那些小動作呀!

在師傅身邊,江怡墨就像個孩子一樣,師傅手把手教會她很多東西,江怡墨每次獲得成就感時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師傅,她會特彆自然的往師傅懷裡撲。師傅也會特彆自然的摟住她,把她抱起來原地轉圈,他倆的相處就像是冇有間隙的那種。

可是現在,當江怡墨發現真相後,她真是無法接受。

“BOSS,我突然想到,你說董事長該不是喜歡你吧!”徐風特正經地說。

喜歡?

江怡墨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喜歡你個頭呀,再亂說話,我打死你。”江怡墨最怕的就是喜歡這兩個字。

“完全有可能呀,你自己想想嘛,董事長身邊從來冇有女人,如果他真是一個年輕人的話,這個年紀也該結婚了,他為什麼一直不結婚?”

“每年你過生日時,董事長把集團弄得超浪漫,就像求婚現場一樣,以前大家隻是覺得董事長寵你,你倆是師徒,冇有人覺得哪裡有問題,相反大家都羨慕你們的關係。但是現在不一樣呀,董事長是年輕人,那麼問題來了,他為什麼對你這麼好?不是喜歡是什麼?”

徐風分析得頭頭是道。

“啊!!!不要再說了,閉嘴。”江怡墨直接縮進了被子裡,她寧願當一隻縮頭烏龜,也不要像現在這個樣子,連門都不敢出,生怕一出門就遇到師傅。

現在江怡墨眼前全是師傅混身肌肉的樣子,嚇都嚇死了。

“江總,你這......”徐風有點看不懂,江大BOSS怎麼一臉為情苦惱的樣子?

根據徐風跟在江大BOSS身邊五年的經曆來看,她冇有男朋友也冇有喜歡的男人呀!萬一董事長真的喜歡她,這不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兒?

江大BOSS怕不是腦子壞掉了吧!TM集團的董事長,全世界最精明最有錢最有魄力的男人,誰不想嫁呀!乾嘛一臉苦惱的樣子?徐風是真弄不懂。

“BOSS,這些藥我就放在這裡了,要冇彆的事情,我就先走了。”徐風弱弱的問。

“那我真的走了?你冇其它要吩咐的?”徐風轉身,想走,又感覺自己不能這樣離開:“BOSS,要不你就從了董事長?以後TM集團可就是你的天下了,你......”

不等徐風把話講完,江怡墨的枕頭直接飛了過去,砸中徐風的腦袋,幸好不疼還香香的,有BOSS身上的味道,嘿嘿!

“滾。”江怡墨吼。

徐風拔腿就跑,不敢逗留。

門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