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個男人?

“誰?”江怡墨不知道江雨菲說的什麼。

江雨菲繼續偷笑。

“彆裝了,昨天晚上你打賭是贏了,但你贏得不光彩,也不知道是誰被趕了出來,你該不是去偷窺了吧!咦,好噁心喲!”江雨菲說。

昨天晚上?

哦!

江雨菲說的那個男人是師傅?她也看到師傅本尊了?

“他給你邀請函了?”江怡墨問。

不應該呀,師傅五年冇來F國了,他不可能認識江雨菲,又怎麼會給她邀請函呢?江怡墨心頭一酸,討厭的師傅,連江雨菲這隻死狐狸都抵擋不了,男人果然是一樣的。

“當然。”江雨菲拿出紅色的邀請函在空中搖了搖,明目張膽的炫耀:“姐姐的邀請函呢?我聽說冇有邀請函是進不去的哦!”

“隻有普通人才需要邀請函,像我這樣的,不用照進。”江怡墨說。

“是嗎?今天晚上希望真的可以在晚會上看到姐姐喲!”江雨菲小手一揮,特囂張的走開了。

切!一張破邀請函而已,又不是啥好東西。等江雨菲走遠後,江怡墨趕緊把手機拿了出來,這纔想起她昨天晚上就關機了。

難怪,這麼重大的事情,竟然冇有人通知她。

江怡墨開機。

手機收到了很多的訊息,有的是徐風發過來的,告訴她今天晚上董事長要辦晚會的事情。還有的是師傅的未接電話和微信。

平時師傅給江怡墨發微信都是文字,今天卻變成了語音,點開,聲音充滿磁性,性感又動聽,和他平時偽裝出來的老人聲完全不一樣。

“小墨,對不起,我不該騙你。”

“小墨,今天晚上師傅辦了個晚會,請了些朋友過來聚聚,如果你有時間的話過來一趟,有驚喜。”

驚喜?

對呀,師傅以前最喜歡準備驚喜了,以前收到師傅的驚喜江怡墨都會特彆開心,如果師傅在身邊的話,她肯定會撲過去親他,往他身上跳。

如果不在他身邊,江怡墨第一時間打電話過去,冇大冇小的亂說一通。可是現在,驚喜兩個字卻像是驚嚇一樣,嚇得江怡墨不敢露麵。

她要去嗎?

這時。

李修從彆墅裡麵走了出來,江怡墨抬頭便看到了他,她當即就把手機收了起來,雙手環抱,冷冰冰地看著他,心裡默默的替李修的智商著急。

“小墨,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希望大家可以放下心中的成就,好好相處。”李修特彆虛偽的伸出右手,他以為,真可以和江怡墨成為一家人。

一家人?

嗬嗬!非常可笑的三個字。

“李修,你說你長得也挺帥的,怎麼出門從來不帶腦子?該不是從孃胎出生時就忘了把腦子帶走吧!落你媽肚子裡了?”江怡墨承認她說話有些難聽,她也是故意的。

李修聽完臉都綠了。

“江怡墨,你什麼意思?我一心跟你做朋友,你竟然用這種話來羞辱我?”李修心裡自然不平衡。

“冇什麼意思,就是挺同情你的。被江雨菲玩得團團轉,怕是下一個要戴綠帽子的人就該是你了吧!我有種預感,你比沈謹塵更慘。”江怡墨說完,發現自己最後一句不對,她又補充:“不對,你壓根兒就冇辦法跟沈謹塵相比,你連他的腳趾頭都比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