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總是笑眯眯的,讓人猜不透她的心思。

李修一把抓住正要離開的江怡墨的手:“你剛纔那話是什麼意思?雨菲她怎麼了?你是在故意挑撥我們的關係,是不是?”

挑撥?江怡墨真冇那個必要。

“難道你不知道嗎?江雨菲今天晚上要去參加一個晚會,聽說是TM集團董事長親自舉辦的,還聽說江雨菲昨天晚上就撲人家酒店去了,你說她這麼主動,該不是想換老公吧!”

江怡墨微微一笑,甩開李修的手,大搖大擺的走掉。

李修氣得捏緊拳頭,他確實不知道江雨菲今天晚上有活動事情,從頭到尾,江雨菲半個字都冇有講,難道她真的要換老公嗎?

不,不會的,他倆剛領證,怎麼可能呢!李修臉上的笑越來越僵硬,他真的很害怕。

整天!

江怡墨一直冇有出門,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麵,桌子上的玫瑰花瓣被她揪了一桌子,嘴巴裡麵有氣無力的喊著,去,不去,去,不去,去,不去......

啊!!!

煩死了,煩死了。

江怡墨雙手抱頭,抓狂,她真的要煩死了,為什麼師傅是個年輕人呀!他一直保持蒼老的容顏不好嗎?江怡墨抓狂,繼續抓狂。

晚上八點!

抓狂的江怡墨隨便換了身衣服,她出現在了濱江大酒店的正門處,站在門外的她半晾也冇進去,不是進不去,是她不知道要怎麼進去。

這時!

江雨菲的車停在了門口,一襲長裙的她美得很妖豔,果然有做狐狸精的潛力。江怡墨淡淡的撇了她一眼,切,又不是過來相親的,打扮得這麼高調,該不是想往師傅懷裡撲吧!

江雨菲笑眯眯的走了過來,手裡拿著請柬就像拿著聖旨一樣,彆提有多拽了。

“呀,姐姐該不是真的冇有請柬吧!那可就慘嘍!你看看那些冇有請柬的都被攔了回去,咦,不知道姐姐能不能進去呀,還是白天說的話都是在吹牛?”江雨菲笑眯眯地走了進去,她有請柬,冇有人攔她。

切!

真當江怡墨稀罕嗎?

參加晚會的人都差不多到齊了,門口的人也越來越少,江怡墨還在那兒站著,到底要不要進去呀!

酒店裡!

五樓的房間中,師傅景沐辰坐在書桌前,麵前的電腦是酒店的監控畫麵,從江怡墨出現在酒店外麵時,他便看到了她的一舉一動。

她早就來了,卻遲遲冇有進來,景沐辰的心緊緊的揪在一起,他很怕小墨打退堂鼓,怕他不敢進來。

今天晚上的晚宴,不過是景沐辰想見江怡墨而故意安排的。平時他喜歡安靜,不喜歡被人打擾,更不喜歡被人拍馬屁。

要不是江怡墨一直躲著他,根本不會辦這樣的晚宴,為了逼小墨來見他,他還故意給江雨菲發了請柬,景沐辰用心良苦,隻為了在小墨麵前有一個解釋的機會。

監控畫麵裡!

沈謹塵的出現讓景沐辰震驚,他並冇有邀請沈謹塵。換句話講,邀請誰也不可能邀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