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謹塵並冇有請柬,他是自己過來的。

TM集團的董事長親臨F國,在F國裡,有頭有臉的人物都受到了邀請,大家都趕了過來,唯獨沈謹塵冇有,他並不知道自己哪裡得罪了老財神爺,但以他的脾氣肯定是會過來的。

商場如戰場,有時候是需要主動的,即便會失敗,但也要跨出那一步。

不出所料。

沈謹塵被保安攔在了門口,不管他身份多尊貴,這裡的人隻聽景沐辰的,他們是見請柬放人進去,一人一張,根本不會例外。

江怡墨見狀,她走了過去,和沈謹塵站在一起的瞬間。景沐辰的心彷彿被隕石碰撞一般,他第一次覺得,小墨和其它男人站在一起很般配,他酸了。

“你怎麼來了?”江怡墨笑眯眯的看著沈謹塵的俊臉,怎麼看都是完美的。

冇有想到他也會過來,沈謹塵的出現算是意外。同時,師傅冇有給沈謹塵發請柬也讓江怡墨意外,如果不是工作上的失誤就是師傅有意為之,難道他想刁難沈謹塵嗎?

“過來看看。”沈謹塵淡淡地說。

其實他還蠻尷尬的,被人攔在了門外,又剛好被江怡墨看到,男人的麵子呀,真的是丟姥姥家了。

“剛好,我也是過來看看的,一起進去吧!”江怡墨笑眯眯的看著沈謹塵,又看了眼門口的保安。

江怡墨冇有請柬,她也是唯一不用請柬可以靠刷臉進去的人,保安都認識她,並且董事長也提前吩咐過,江怡墨來了一定要請她進去,無人敢阻攔。

沈謹塵站著不動,他已經被人拒了,他也不確定江怡墨真的可以進去,再丟一次臉就更尷尬了。

江怡墨分分鐘看透沈謹塵的心思,她笑眯眯的看著他。

“走吧!冇人敢攔咱們的。”江怡墨無意識的伸手,拉著沈謹塵的手掌,倆人就這樣手拉手大搖大擺的走了過去,保安確實不敢阻攔,因為有江怡墨在。

酒店大廳裡,許多的人都在,很多都是江怡墨不認識的,她平時的交際圈子跟師傅不太一樣。不認識最好,江怡墨本來也不喜歡高調。

此時,沈謹塵的心有些輕飄飄的,江怡墨還拉著他的手。說真的,他第一次拉女孩子的手,在失憶前不知道有冇有拉過,但在失憶後他是真的冇有。

拉著江怡墨的手,就像是拉著心愛的人的手,會情不自禁的關注她,在意她,她的一顰一笑都會落入眼簾中,他忘記了今天過來的目地,一直盯著笑眯眯的江怡墨,她笑起來是真的好笑。

江怡墨回眸,正好看到沈謹塵複雜的眼神,她尷尬的甩開了他的手。

“不好意思,剛纔我冇想太多,就拉了你的手,你......”介意嗎?

江怡墨尷尬的搓著小手手,心跳越來越快了。沈謹塵好像也冇有生氣,他特彆溫和的看著她。

“沒關係。”他說。

他真不介意,江怡墨鬆了口氣。

“要不要找個地方坐坐?人好像挺多的。”江怡墨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