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沈謹塵點頭。

倆人找了一個角落坐下來,他們都不是那種喜歡跟人交際應酬的人,找個角落坐下來是最舒適的選擇。

“對了,朵朵和軒軒怎麼樣了?你出來參加活動,他倆在家裡真的可以嗎?”江怡墨在意的還是孩子。

現在江怡墨心裡挺害怕的,她怕師傅會插手她搶孩子的事情。今天晚上的晚會師傅冇有邀請沈謹塵,已經把他當敵人了。怕是接下來師傅還會繼續針對他,眼前這個男人卻是一無所知。

江怡墨挺心疼他的,因為她和沈謹塵相處過,所以知道他有多麼的不容易,他是這五年前對朵朵和軒軒付出最多的人,江怡墨跟沈謹塵相比,她頂多就是生了孩子,從未養過。

不管從哪方麵講,江怡墨都不願意傷害沈謹塵,因為他真的很好。

“冇事。”沈謹塵淡淡地說。

“朵朵她......還好嗎?”江怡墨弱弱的問。

她好幾天冇有去沈家看孩子們了,現在的江怡墨可以在沈謹塵家裡出入自由,他似乎也是默許了,從來冇有阻攔過,但江怡墨現在不敢去,她怕朵朵會再次推開自己。

“想知道,自己去看看。”沈謹塵淡淡地說。

“我......算了,最近挺忙的。”江怡墨搖頭,臉上的笑有些僵硬,她現在根本就不知道怎麼去見朵朵,還是彆去了,免得大家都不開心。

“剛纔你也冇有請柬,保安怎麼不攔你?你跟TM集團的董事長很熟?”沈謹塵剛纔就想問的。

直覺告訴他,江怡墨的身份並不簡單,她似乎一直隱瞞了什麼。

“不怎麼熟,不過我跟TM集團總經理的特助徐風倒是哥們兒,有他在,要進來也不難吧!”江怡墨分分鐘把徐風拉出來頂鍋。

“是嗎?”沈謹塵嘴角微揚,半信半疑。

晚會已經開始了,好吃好喝的伺候著,還有美女跳舞助興,唯獨不見師傅露麵。江怡墨知道,師傅就在樓上。大家都在玩,玩得很嗨,沈謹塵也被熟人叫走了,隻有江怡墨尷尬的坐在這裡。

徐風走了過來。

“BOSS,你怎麼不去玩?”徐風問。

“有什麼可玩的?無聊。”江怡墨纔不想去呢!

“那你乾坐在這裡不是更無聊?董事長就在樓上,要不你去見見他吧!我感覺他心情不太好,應該跟你有關係。”徐風講的是實話。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董事長心事重重的,明明是他辦的晚會,結果本人不露麵,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問徐風,怎麼一直不見TM集團董事長,他真的在嗎?徐風光是這一個問題都回答了幾百遍。

“忙你的去。”江怡墨把臉轉開。

“行,你是BOSS,反正我說啥你也不聽,不過我還是得提醒你,剛纔江雨菲找我打聽董事長在哪裡,看她今天打扮得跟個狐狸精似的,怕是對董事長有意思,你要是不想要的話,有人巴不得要。”徐風笑眯眯的搖著紅酒杯:“我現在就去告訴江雨菲,說董事長在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