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風轉身就走,其實他是希望BOSS和董事長在一起,這倆人在一塊兒是絕配呀,難道這世界上還能找出第二個人對BOSS好,把她當小孩子養,寵上天的人嗎?

董事長把他的好全部給了BOSS,光是這份心意就讓人感動了。

江怡墨繼續發呆,她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要不要上樓去找師傅,可是見到他又該講什麼?

要不要去?

半天,江怡墨還是上去了。

站在書房外,她知道裡麵的燈亮著,師傅肯定在,可是要怎麼推開這道門?倒是把她給攔住了。

“小墨,是你嗎?”書房裡,是師傅年輕的聲音。

他知道她來了?

江怡墨抬頭,發現頭頂上竟然有監控。行吧!既然師傅都看到她了,那江怡墨便推開門,走了進去。她關上門,後背抵在門上,遠遠的望著師傅。

師傅今天還是化了妝,他把自己弄得和平時一樣老。

切!虛偽的男人,明明都知道他是年輕人了,乾嘛還要化老的妝?

景沐辰看著不敢靠近自己的江怡墨,心越來越沉了。以前,他倆的相處方式從來不是這樣,每次江怡墨看到他都會往懷裡撲,總是冇大冇小的。

他喜歡以前的小墨,不像現在這麼複雜。

“你打算站在那裡和我說話嗎?”景沐辰看著可愛的小墨。

好像是有點遠,這不是因為江怡墨不敢過去嘛,總覺得師傅變了,不親切了,她不敢亂來,更不敢往他身上撲。

“過來,告訴你一個秘密。”景沐辰腦袋一偏,明明畫著老妝,卻讓人覺得十分有魅力,尤其是他看江怡墨的眼神,充滿了故事。

秘密?

江怡墨聽到秘密兩個字,腿都軟了哪還敢過去呀!現在的她,膽子比針眼還要小。

景沐辰看著遲遲不敢動的江怡墨,他的心更是一點點的在疼著,小墨現在好怕他,這樣的他們以後還怎麼相處?

景沐辰起身,一步步走到了江怡墨麵前,他的個子很高,近一米九的樣子,和江怡墨差了很多,她就像一隻嬌小的小鳥一樣,在他這棵大樹麵前顯得那麼的渺小,讓人想要保護。

景沐辰低頭,眼神當中全是對江怡墨的柔情。

“你現在就這麼怕我?怕得連靠近都不敢了,嗯?”景沐辰聲音低沉,充滿磁性,好得聽要命。

完了,江怡墨心跳加速了,臉也紅了,頭都不敢抬起來,話也不敢講,跟啞巴了差不多。

“對不起。”景沐辰當麵道歉。

他好多年冇有跟人說對不起了,都快忘記這三個字的含義了,能從他嘴裡講出這三個字,簡直比金條還要珍貴。

“為什麼要騙我?為什麼要在我麵前裝老頭子,你到底還有多少秘密?”江怡墨突然把頭抬了起來,她劈裡啪啦的講了一大堆。

如果不快速的問出來,她根本就不敢當麵問師傅。因為冇有人知道,師傅在江怡墨心裡占了半個心房的位置,她把師傅當成了依靠,親人,一生一世都不會放棄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