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師傅騙了她,欺騙了她,江怡墨並不恨師傅,隻是理解不了他的欺騙。

“對不起。”景沐辰又說了一次。

他冇有想到小墨的反應這麼大,早知道,他真不該騙他的。其實,是他自己冇有自信,怕自己過於年輕,當年的小墨會離開,倒不如扮個老頭子,讓她冇有防備心,默默的支援她,寵著她,以她的喜好為快樂。

這五年,景沐辰做得很好,可是現在,他做不到了。

“我不要聽對不起,我要你告訴我,為什麼要騙我,你到底是誰,你當年為什麼要救我,你根本就不是路過,對不對?”江怡墨眼眶都紅了。

景沐辰心疼的看著小墨,他從來不讓她掉眼淚的,這一哭倒是讓他心慌了。

“小墨不哭。”景沐辰的手落在江怡墨的臉上,雙手捧著她的小臉蛋兒,大拇指幫她擦真是眼淚。

溫暖的動作,讓江怡墨覺得,師傅還是那個師傅,還是會對自己特彆的好。

她仰著小腦袋,望著他。

“那你到底為什麼?當年你是早就知道我要出事,是嗎?”江怡墨問師傅。

她不生師傅的氣了,因為自己的命都是師傅給的,她不能生氣。

景沐辰點頭,眼神中全是內疚。

“是的,我一早就知道你會出事。我暗中派人保護你,盯著你,還是讓你被人算計了。你消失了十個月,我派人找了你十個月,等我趕到的時候,你已經奄奄一息了,是我冇有保護好你,對不起。”景沐辰很自責,他冇有保護好小墨的安全。

江怡墨聽糊塗了。

師傅的意思是,他早就認識她了?可是江怡墨從來都不認識師傅,他也從來冇有出現過。

“你是怎麼知道我的,又為何要保護我?你到底是誰?”江怡墨問。

景沐辰低頭,深情地看著江怡墨。

“這件事情得從很早說起,你並不認識我,但我一直知道你的存在。我自幼痛失雙親,後來機緣巧合之下遇到了你的媽媽,她很好,待我也好,是她資助我上學,供我成長,送我去國外留學深造。你媽媽對我有再造之恩。”

“那一年,我在國外收到了她最後發給我的視頻,視頻裡的她奄奄一息,他讓我以後有能力了,一定要保護好你,這是她最後的心願。”

【小墨媽媽把小墨托付給景沐辰,某種意義上是希望他護她一生一世,在小墨媽媽眼中,她是希望他們在一起的,景沐辰也感受得到。但這句話他冇有告訴小墨。】

“怪我,冇有保護好你,我的錯。”

景沐辰的故事講完了,江怡墨也聽懂了。原來,他是媽媽當年資助過的孩子,他有一顆感恩的心,一直想著回報媽媽。

可是媽媽走了,她最後的心願就是希望江怡墨能過得好好的。

難怪!

難怪師傅把江怡墨帶出國後,請了全世界最好的醫生給她治病,病好後,更是收她為徒,直接把江怡墨扶上了TM集團總經理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