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你為什麼不直接表明自己的身份?為什麼要在我麵前扮成一個上了年紀的人?”江怡墨又問。

“五年前,你昏迷不醒的時候嘴裡一直在喃喃,說你不相信任何的人,有朝一日,你一定會親自回去報仇。那時你的仇恨太深,如果我以同齡人的身份出現,你肯定會覺得我對你有企圖吧!”景沐辰臉上的笑很無奈。

這五年,他在江怡墨麵前偽裝得很辛苦,冇有人知道,他對江怡墨的情感有多複雜,小心翼翼的護著,生怕她受一丟丟的傷害。

江怡墨和整個TM集團相比,景沐辰毫不猶豫的選擇前者。

“對不起,師傅,我誤會你了。”江怡墨仰頭,楚楚可憐的看著師傅。

她真的一點也不怪師傅,甚至可以體會他的良苦用心,他為了她,付出了好多好多,默默的守護最為艱難,並不是誰都可以做得到的。

“傻丫頭,師傅真怕你不要我了。”景沐辰也笑了,雙手捧著江怡墨臉蛋兒。

他倆好像又回到了從前,可他又知道,在小墨心裡,真的把他當師傅,當親了,而他......真的可以做得到嗎?他的心總是在搖擺不定。

“那你答應我,以後不許騙我。”江怡墨說。

“嗯,好。”景沐辰點頭。

除了這件事情,他對江怡墨冇有任何隱瞞。

“好吧!那我就大人不計小人過,原諒你啦!”江怡墨笑眯眯地看著師傅,他的臉上還化著妝:“師傅,你以後不用再貼鬍子畫老妝了吧!真的特彆的老氣,我幫你弄掉吧!”

江怡墨特彆可愛的跳起來,把景沐辰嘴上的鬍子扯掉,又拿濕巾幫他把臉上的妝擦掉。瞬間,一個特年輕特帥氣的師傅站在她眼前。

江怡墨臉上的笑突然又冇了,她不自覺地往後退了兩步,因為師傅突然變年輕,江怡墨會覺得尷尬,不敢隨便往他身上撲。

“不管我長什麼樣,都是你的師傅,不是嗎?”景沐辰張開雙臂,他不想讓小墨對自己有隔閡,甚至是一個擁抱都不願意給。

江怡墨傻乎乎的盯著師傅,他張開雙臂的樣子真的超帥,一點兒也不比沈謹塵差,他倆的氣場都是在同一條線上的,都是那種會讓千萬少女沉迷的男人。

不過他是師傅呀!

師傅自己也說了,不管他變成什麼樣子,永遠都是她的師傅。

江怡墨想了想,她走過去,撲進了師傅的懷裡,倆人抱在一起,感覺還是和以前一樣,懷抱還是和以前一樣溫暖,師傅的雙手繞過小墨的腰,抱著她。

“剛纔看見你和沈謹塵一起進來了,你們的關係很好?”景沐辰問。

“就那樣吧!談不上好與不好,隻是最近因為朵朵和軒軒,我們會經常在一起。”江怡墨乖乖的靠在師傅身上。

她想明白了。

師傅就是師傅,不管怎麼變都是師傅,他倆還是可以像以前一樣。而且,如果她突然疏遠師傅,他心裡肯定會難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