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完全可以明白,師傅保護她這麼多年,給她最好的,事事替她著想,光是那份用心就夠良苦的,江怡墨回報不了,但她可以做他一輩子的徒弟,乖乖的和他在一起,就像家人一樣。

“既然關係不好,就彆來往了,搶孩子的事情交給我,師傅明天就幫你搞定,嗯?”景沐辰心裡早已有了計劃。

按他的套路來,一天就可以搞定,後天就可以帶小墨還有孩子們離開,以他的能力,寵小墨一人也是寵,再多來倆孩子也是寵,都一樣。

“師傅,彆。”

江怡墨突然從師傅懷裡起來。

“師傅,現在朵朵和軒軒都不知道他倆是我的孩子,小朋友都是敏感的,得讓他們一點點的接受,這件事情還是我來處理吧!你就彆管了,好不好?”江怡墨像是在撒嬌。

不管?

如果景沐辰不管,怕是江怡墨真得在F國耗上好幾年,他可不想這樣。

“先搶回來,回TM集團總部後再慢慢的培養感情不好嗎?隻要他們知道你的好,肯定會接受你。至於那個沈謹塵,你不用怕他。師傅連他一起解決掉,保證不會有人敢傷害你。”景沐辰底氣十足。

確實。

隻要他出手,是可以滅了沈謹塵。

“不要,師傅你不可以對沈謹塵下手,絕對不可以。”江怡墨有些激動,她的反應比剛纔還要大。

景沐辰感受到了小墨的內心,她更傾向於沈謹塵,或許,那個男人已經不知不覺走進了她的內心,隻是連她自己都冇有發現。

“如果不是沈謹塵,你早就把孩子搶回來了,怎麼現在還幫他說話?”景沐辰變得有些嚴肅,或許他是在吃醋吧!反正心裡酸酸的。

“不是的師傅,我......”江怡墨想解釋。

“我看你就是。”景沐辰生氣。

額!!

師傅這麼容易生氣嗎?怎麼他生氣跟個小孩子一樣。

“哎喲,師傅,你真的誤會我的意思啦!”江怡墨走上前,拉著師傅的衣角左搖右晃的撒嬌:“我真的是為了朵朵和軒軒好,你都不知道,江雨菲從小就控製朵朵,現在朵機的思想完全被江雨菲洗了腦,我必須一步一步的來,不然,朵朵這輩子都不會過得好,我也會覺得對不起她。”

江怡墨很認真。

景沐辰聽懂了。

“一句話,先從朵朵下手。師傅給你帶來了全世界最好的兒童心理醫生,把朵朵交給他吧!”景沐辰表情冷淡,但心是熱的。

為了江怡墨,真是不遺餘力。

“真的嗎?師傅,你太厲害了,你怎麼知道我需要一個兒童心理醫生?”江怡墨開心的拉著師傅的衣角跳了起來,笑起來像孩子一樣。

景沐辰也笑了,他喜歡看小墨笑。

咚!咚!咚!

有人在敲門?江怡墨了下來,手依舊拉著師傅的衣角,倆人同時回頭,看著門口。

“進。”景沐辰一臉嚴肅。

砰!

門被推開,江雨菲單手扶在門上,婀娜多姿的身材,如水蛇一般的腰攀附在門框上,眼睛直直的盯著景沐辰,一看就是過來獻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