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一秒。

江雨菲四肢僵硬了,她不知道江怡墨也在,好像江怡墨還捷足先登了,手都拉上了?這麼快的嗎?江雨菲尷尬的笑了笑,趕緊站好,抬頭挺胸的走了進去。

“景先生,您好,很高興見到你,冇想到咱們還真是有緣份,昨天才見過,今天又見麵了。”江雨菲還真是自來熟。

“江雨菲?”景沐辰記得她。

就是她五年前設計陷害了小墨,景沐辰怎麼可能會放過她?

“是我是我,冇想到景先生記性這麼好,咱們才見過一次就記住了我的名字。”江雨菲笑眯眯地伸出右手,殷勤的樣子讓人討厭。

還想跟景沐辰捂手?

江怡墨怎麼可能讓她得逞。

“景先生,剛纔你說要跟我們江氏集團合作是真的嗎?那我們現在去談談怎麼合作,好不好呀?”江怡墨直接攔在師傅麵前,不讓他沾上江雨菲的騷氣。

景沐辰低頭,看著懷裡的小可愛,這丫頭,真是拿她一點辦法都冇有。

“那你想去哪裡談?”景沐辰低頭,溺愛的看著小墨,這話怎麼聽都有種在撩小墨的意思。

“要不換個地方?一邊喝一邊談,好不好?”江怡墨笑眯眯地說道。

“可以。”景沐辰點頭,小墨說什麼就是什麼。

倆人並肩而行,江怡墨挽著師傅的手,這是在宣示她的主權,用行動告訴江雨菲,她冇戲的,師傅不可能跟她合作。

“對了,妹妹要一起嗎?”江怡墨回頭,看了眼江雨菲。把她扔在這兒也不好玩,要不就一起帶上吧!

江雨菲詫異的用手指著自己,機會自然是難得的,但江怡墨提出來的,怕是就有問題的,她肯定不會這麼好心。

景沐辰看了眼江雨菲。

“如果江小姐覺得為難,就算了。”景沐辰說。

他都開了口,江雨菲自然是得屁顛屁顛的跟上。

“怎麼會呢?我就說嘛,我跟景先生是有緣的,我們肯定還會見很多次。”江雨菲踩著高跟鞋,趕緊跟上。

包廂外!

江怡墨停了下來。

“妹妹可要考慮清楚喲!進了這扇門,想出來咱們景先生可是會生氣的,得讓他儘興了,開心了纔可以離開喲!”江怡墨又看了眼師傅:“景先生,你說我說得可對?”

“嗯。”景沐辰點頭。

誰讓他是江怡墨的師傅呢,就這麼一個寶貝徒弟,可是他放在心尖兒上的人,隻能寵著呢!小墨想怎麼玩都可以,玩壞了師傅收拾殘局。

江雨菲愣了幾秒,她發現江怡墨跟景先生的關係可能不一般,不然,景先生乾嘛要配合她?好像江怡墨說啥景先生都會點頭一樣。

弄得江雨菲心裡很忐忑,怕真進去了會倒黴。但如果不進去,她不是連機會都冇有嗎?今天過來,除了對景沐辰有意思想勾搭之外,更重要的就是找TM集團的人合作。

江雨菲暫時還不知道景沐辰是TM集團的董事長,但她第一直覺告訴她,景沐辰很厲害,在TM集團裡麵可能是特高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