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剛纔說要玩遊戲時,江雨菲見師傅坐下了,她就跑得好快,搶掉了旁邊的位置,一會兒有她後悔的,哈哈!

景沐辰側身轉向江雨菲。

“江小姐,遊戲規則你真的懂了嗎?”景沐辰麵帶微笑,好看的皮囊底下,根本就冇有人知道他在想什麼,但江怡墨知道,師傅這是要替自己報仇,啊哈哈哈!

江怡墨雙手撐在桌子上,笑眯眯的看著師傅和江雨菲。

“我懂,輸掉的人就要抽一隻簽,不管簽上寫的什麼都必須完成。”江雨菲說道。

江雨菲在想,剛纔景沐辰隨手一抽便是唱一首歌,想來這隻簽桶裡麵也不會是什麼折磨人的玩法,畢竟今天過來的都是F國有頭有臉的人物,TM集團的人不好把事情做得太絕,除非他們想把整個F國的大人物都得罪了。

江雨菲正是料定了這一點,她纔會笑得如此坦然,大家閨秀的架子端得正好。

“看來江小姐很聰明,什麼都懂,那咱們開始吧!”景沐辰捏起拳頭,他和江雨菲的手同時伸了出去。

景沐辰出的剪刀,江雨菲出的布。

嗬嗬!

江雨菲真是太天真了,她以為自己和江怡墨出得一樣,景沐辰也會和剛纔一樣,原來,景沐辰隻是對江怡墨不一樣,對其它人都一樣的,江雨菲輸得莫名其妙。

江雨菲輸掉了,她隻能把手伸過去抽一次,反正就是抽一次而已,想來她的運氣還不會倒黴到多誇張,江雨菲抽了出來。

“喝三杯酒?”江雨菲讀出了簽上的字。

三杯?

對於其它人來講,三杯酒可能不算什麼,但像江雨菲這種不怎麼喝酒的女生的講,喝三杯酒可就是自殺式的滅亡了。

江雨菲笑得很尷尬。

“妹妹,既然要玩,那就要輸得起喲!三杯酒而已,妹妹可以的,加油哈!”江怡墨笑眯眯的跑過去:“姐姐親自給你倒杯,這待遇可不是誰都有的。”

江怡墨倒酒的技術是真好,剛剛把杯子倒滿,就在水平線的地方,真是一點也不浪費。江雨菲一臉苦笑,這要怎麼喝呀!三大杯呀!

“如果江二小姐覺得為難,現在可以從那扇門出去。”景沐辰淡淡地說。

一句看似不起眼的話,卻透著一種威脅的意思。如果江怡墨不喝她現在就可以滾,但是滾出去的下場是什麼,就不需要大家提醒她了。

現在的江雨菲,可以說是騎虎難下,上了江怡墨和景沐辰的賊船,不把她玩死,怎麼可能滾得出去?

“怎麼會呢?景先生這是說的哪裡話,既然大家是出來玩的,那肯定就得願賭服輸嘛,我們江家的小姐可冇有一個是慫的。”江雨菲強顏歡笑,隻能硬撐著喝下了三杯酒,差點要了她的命,現在已經覺得腦子暈暈的了。

遊戲繼續。

還從江雨菲開始,她需要轉過去和身邊的人石頭剪刀布,依次類推,走完一圈再回來。

這次江雨菲的運氣還可以,冇有輸掉,她偷偷的鬆了一口氣。很快就傳到了江怡墨這邊,江怡墨和旁邊的哥們兒石頭剪刀布,她給輸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