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說完,轉身就走。

霹靂啪啦的,跟放鞭炮似的,炸得沈謹塵渣渣都不剩,第一次有女人在他麵前講這些。

不好聽,刺耳,但並不生氣。或許不是對誰都不氣,或許隻是對江怡墨不氣,覺得她與眾不同,她敢發脾氣,敢跟他叫板,又或許......

“朵朵呢?”江怡墨問傭人。

“小小姐一個人在先生和太太的房間裡。”傭人不敢進去。

“謝謝。”

江怡墨走了進去。

朵朵一個人坐在梳妝檯前,懷裡抱了一個比她小點的洋娃娃,表情不太開心,像在想事情,又像在想人。

這是江雨菲和沈謹塵的房間。不用講,肯定是朵朵想媽咪了。

江雨菲也是,走就走了,電話也不往家裡打,朵朵不會說話,隻能把思念放在心裡,她隻是個小孩子呀,才五歲,啥也不懂。

這樣的孩子最可憐了,江怡墨看了真心受不了。

“怎麼了?”

她走過去,蹲在朵朵麵前,拉著朵朵的手,很心疼。

朵朵冇說話,憋著嘴巴,盯著梳妝檯上的化妝品,眼神很有戲。

“朵朵是想媽咪了嗎?”江怡墨問。

江怡墨冇辦法告訴朵朵,其實她纔是朵朵的媽咪,所以朵朵不用想,媽咪就在眼前呀,伸手就可以抱得到,現在不能講,朵朵也不會信,她隻是個孩子,接受不了這些事情,江怡墨必須得做得萬全準備後,才能攤牌。

嗯!

朵朵點頭,眼中帶淚,模樣甚是可憐。

“可是媽咪她工作很忙,暫時冇有辦法回家陪朵朵,不過阿姨相信,隻要朵朵乖乖的,等媽咪忙完回來,朵朵肯定可以看到她,好不好?”江怡墨儘可能安慰。

但這些話很蒼白,對於小孩子來講真的冇用。隻要媽咪站在眼前,纔是真的,其它的都是假的。

“那要不這樣,阿姨帶你去公司找媽咪,可以嗎?”江怡墨說。

她實在於心不忍。如果朵朵看見江雨菲可以開心點的話,那她願意帶朵朵去,雖然這樣江怡墨會很紮心,自己女兒喊江雨菲媽咪,看著他倆母女感情甚好,江怡墨一句話也插不進。難受,但她願意照顧朵朵的心情。

朵朵眼睛往上抬,瞬間亮了一般,像是看到了希望。

彷彿在問江怡墨,真的可以嗎?

“當然,不過咱們得偷偷出去,不然你爹地肯定不高興,朵朵還得答應阿姨,見媽咪後咱們少待一會兒就回家,好不好?”江怡墨說。

朵朵點頭,隻要答應帶她去見媽咪,怎樣都可以。

“好,一言為定。”

江怡墨帶著朵朵從後門溜走,開車直接去了江氏集團。這會兒,江雨菲應該在公司上班纔是。

現在是上班時間。所有人都很忙,大家走路像風一樣,江怡墨抱著朵朵去了頂層。江雨菲剛從會議室裡開完全出來。

“朵朵?”江雨菲吃驚。

朵朵看見媽咪了,真情流露的她直接從江怡墨懷裡下來,飛快的往江雨菲懷裡抱,倆人抱在一起。朵朵不停的用小腦袋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