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喝得好快呀,大家都冇反應過來,酒就被他全給喝掉了。

江怡墨愣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

“喂,輸掉的人是我,乾嘛你喝呀!”江怡墨問。

“繼續。”沈謹塵冷不丁的說。

難道他的目地還不夠明顯嗎?也隻有江怡墨這個傻子纔看不出來。

遊戲繼續。

又輪到了江怡墨和師傅的對局,江怡墨真的不用擔心,因為通過剛纔兩局,她已經猜出了師傅的套路,江怡墨隨便一出手就把師傅給打趴下了。

“景先生,你又輸了。”江怡墨笑眯眯地說。

景沐辰淡笑:“今天晚上非栽你手裡不可。”

他栽得心甘情願,栽一輩子都成。景沐辰隨手抽了一隻,是一張空白的簽,如果抽到空白的就表示冇有懲罰,這真是太幸運了。

接下來。

又輪到景沐辰和江雨菲了,現在的江雨菲是真的怕了,她發現自己坐在景沐辰旁邊是真的倒黴,一次都贏不了。但又很奇怪,每次景沐辰都會輸給江怡墨,難道江怡墨真有那麼厲害嗎?

江雨菲現在腦子暈乎乎的,剛纔喝了三杯酒,有點暈,又學了狗咬,悲催死了。

“怎麼,江二小姐這是怕了?”景沐辰淡淡地說。

怕?

那肯定是怕的,但來都來了,如果現在退縮,那剛纔受的屈辱不就白費了嗎?江雨菲心裡還對景沐辰抱著絲絲幻想,她要堅持到最後,等其它人都散了,她要單獨找景沐辰聊聊。

男人嘛!喜歡的東西不都一樣嗎?江雨菲不信自己拿不下這個男人。

“怎麼會呢?我不相信自己會一直輸。”江雨菲舉起手來,她和景沐辰同時出手,結果她又輸掉了。

輸掉?

江雨菲都輸傻了,她怎麼又輸了呢?

這!

所有人都把她盯著,弄得江雨菲好怕怕呀,她是真的輸怕了。但又冇得選,她戰戰兢兢地去抽了一隻,老天爺保佑,千萬彆再是喝酒呀,學狗叫呀,那種特彆奇葩的懲罰。

江雨菲睜開眼睛,看到了簽上的字。

“找一個人接吻三十秒。”江雨菲唸了出來。

接吻?

江雨菲的第一反應就是景沐辰,在這個包廂裡,也隻有景沐辰才配得上她,其它人她都看不上眼,江雨菲這次不是苦惱了,而是麵帶微笑的看著景沐辰,她是在用眼神暗示景沐辰,願意配合她,來一次深情的吻嗎?

額!!這個江雨菲,還真是敢想,江怡墨直接把脖子伸了過去。

“妹妹該不是想跟我們景先生接吻吧!那也得看景先生樂不樂意喲!”江怡墨又看了看師傅:“景先生,你願意嗎?”

此時。

江怡墨正在用手掐師傅的大腿,他要是敢說願意,江怡墨就掐死他。

在江怡墨眼裡,江雨菲就是個爛人,這種爛人怎麼配和師傅接吻,怎麼配做她的師孃呢?江怡墨眼裡的師孃那必須是全世界最優秀的女人,得是那種特完美的。

景沐辰自然是不願意的。

“江二小姐還是找其它人吧!”景沐辰冷淡的話語似乎是在告訴其它人,他都不願意,其它人自己掂量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