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他李修的老婆,竟然在這些男人麵前耍寶,她在跟一個男生接吻?

嗬嗬!

剛進來就看到這麼厲害的場麵,這要是他不來,指不定發生了什麼,怕是頭上早就綠了吧!李修根本就控製不住自己,他直接走過去,一把將江雨菲從男人身上拽了下來。

“江雨菲,你還能再賤一點嗎?”李修咬牙切齒地說道。

李修是個男人,他需要尊嚴,不需要自己的老婆在彆的男人麵前獻媚。

“你在說什麼?”江雨菲甩了甩手,李修抓得很緊,她甩不開。

“這話應該我問你吧!今天要是我不過來,你是不是打算把這裡的男人通通親一遍?你該不是帶了好幾包套,想跟他們一個一個的做吧!”李修說話好難聽。

平時,他可不敢在江雨菲麵前講這樣的話,李修和江雨菲結婚這等於是給江家做了上門女婿,平時在家裡,都是他給江雨菲倒洗腳水,好生的伺候著。

現在的他,很突兀,讓江雨菲不認識。

“李修,你踏馬的說什麼?趕緊給我滾。”江雨菲生氣了。

剛纔本來就受了一肚子的氣,一直被江怡墨算計,壓著,現在連李修這個混蛋都敢跟她叫板,江雨菲不翻臉纔怪了。

李修更氣了。

他直接把江雨菲往肩頭上一扔,然後抗回家去再收拾。

這一出鬨劇,就這樣結束了,大家隻是愣了幾秒,幾秒過後,依舊恢複正常,冇有人會因為江雨菲和李修的事情怎樣,因為和自己冇有關係,所以不痛不癢。

“還要玩嗎?”景沐辰看著江怡墨。

“無所謂呀!”江怡墨慫肩。

遊戲繼續。

景沐辰又和江怡墨石頭剪刀布,他永遠都逃不掉輸的命運,再次輸給江怡墨的他讓眾人懷疑,景沐辰怕不是故意讓著吧!

這些人都不知道江怡墨的真實身份,但都覺得她不一般,肯定是被景先生寵著的女人,大家也隻能羨慕地看著她了。

景沐辰隨手抽了一隻,他自己冇有看而是給了江怡墨,讓江怡墨幫他念出來。

“現場找一個人配合接吻三十秒......”江怡墨唸完,她當場就笑噴了:“師——景先生,你中獎了,恭喜恭喜,找人接吻呢!”

江怡墨一激動,差點又喊師傅了。剛纔是江雨菲中獎,現在又輪到師傅,今天晚上這是什麼運氣呀!江怡墨特八卦的看著師傅,想知道他會找哪個男的。

隻有沈謹塵是最緊張的,現在包廂裡隻有江怡墨是女的,景沐辰怎麼可能會找個男的接吻,那肯定是找江怡墨呀!他一直盯著江怡墨的後腦勺,生怕她真的被景沐辰給親了。

這時。

包廂裡的氣氛也變了,大家都沸騰了起來。

剛纔江雨菲的表演算是給大家助興,那現在景先生的初吻會花落誰家喲?嘿嘿,大家都把江怡墨盯著,彷彿所有人都認定了景沐辰會親江怡墨。

半晾。

江怡墨突然反應了過來,大家都在看她,連師傅都在盯著自己看,江怡墨四肢僵硬,特不自然地看著師傅,他為什麼會盯著自己的唇,難道師傅他是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