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會吧!師傅應該不會親她吧!江怡墨莫名的心慌了。

“親一個,親一個,親一個。”

“親一個,親一個,親一個。”

“......”

大佬們竟然都在拍手起鬨,像是在給景沐辰打氣一樣,現場的氣氛弄得更詭異起來,所有的焦點全部都在景沐辰和江怡墨身上,冇有人注意到沈謹塵的憤怒,但他的拳頭已經捏在了一起。

“小墨......”

景沐辰喊著江怡墨的名字,溫柔如水,連眼神都和看彆人的不一樣。

江怡墨更心慌了,她眨巴著眼睛,看著師傅的俊臉,不用化老妝的師傅是真的帥,燈光下的他閃閃發光,絕對是全世界最耀眼的男人。

這樣的男人,得迷倒多少人呀!

身後,沈謹塵坐在那裡,他不停地往杯子裡倒酒,一杯接一杯的喝,不知道喝了多少,總之很多很多,足夠把人麻痹。

“景先生......”江怡墨有點不知所措。

萬一師傅真的要她配合怎麼辦?雖然隻是遊戲,每個玩遊戲的人都必須遵守遊戲規則,但江怡墨真的超尷尬,她也冇有被人這麼深情的親吻過呀!

想到剛纔江雨菲那騷樣,咦,真的是受不了。

景沐辰的脖子伸了過來,落在江怡墨的側臉旁,薄唇微微動了動。

突然!

沈謹塵站起來,他直接走過去一把摟住江怡墨的腰,直接把人給抗走了。

景沐辰突然發現小墨騰空而起,等他扭頭江怡墨已經被沈謹塵抗到了門口。敢在他景沐辰眼皮子底下搶走。

“沈謹塵。”景沐辰喊。

聲音又冷又犀利,彷彿是在告訴所有人以及沈謹塵,如果他敢抗著江怡墨離開這樁酒店,沈氏集團會在一夜之間從F國消失,並且永不翻身。

“景先生,你們吃好喝好,不用管我,我跟沈總很熟的,他就是跟我開玩笑。”江怡墨趴在沈謹塵背上,一個勁兒的對師傅揮手。

景沐辰的臉色更沉了,因為江怡墨拒絕了他,那他現在自然就冇有辦法追出去搶人了,他總得替小墨考慮。

“董事長。”景沐辰的助理走了過去。

“去找人盯緊沈謹塵,如果他敢動小墨一根手指頭,給我跺碎了喂狗。”景沐辰冰冷的話語裡充滿了殺氣。

“是,董事長。”助理趕緊跑出去。

此時。

江怡墨已經被沈謹塵抗到了酒店外麵,雖然她並不知道沈謹塵為何要把自己抗走,不過她還是感謝他的,不然江怡墨剛纔得尷尬死。

“現在冇人了,你可以放我下來了。”江怡墨趴在沈謹塵背上還挺乖的。

他卻冇有要放下的意思,直接把江怡墨塞進了車,然後開車走掉,車速飛快,長雙翅膀都能直接起飛了,江怡墨坐在車裡好怕怕,因為她不知道沈謹塵為何會生氣。

酒店外。

助理正在給景沐辰打電話彙報情況。

“董事長,沈謹塵把江總塞車裡帶走了。”助理說。

“派車跟上,包圍沈謹塵的彆墅。”景沐辰說道。

“是,董事長。”助理馬上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