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分鐘後。

沈謹塵身後跟了一個車隊,全部都是黑色的越野,速度飛快,大概有幾十輛,車上坐的全是頂級保鏢,可謂是狀觀了。

江怡墨扭頭便看到了身後的場景,差點把她嚇一跳,完了,肯定是師傅派的人,要不要這麼誇張呀?沈謹塵不會拿她怎樣,師傅這是小提大作,不知道的還以為她被人綁架了呢!

沈謹塵也從後視鏡裡看到了,他更酸了。TM集團的董事長,嗬嗬,他對江怡墨有意思?是真有意思還是玩玩?他加速,開得更快。

身後的人跟得更緊,冇有一個是省油的燈。

“喂,你慢點兒,車速太快會出車禍的。沈謹塵,沈謹塵,你瘋了嗎?”

江怡墨坐在車裡好冇安全感,雖然她繫了安全帶,但真覺得自己隨便可能會飛出去,沈謹塵肯定就是瘋了。

沈謹塵冷笑。

“看來,景沐辰對你還挺上心的。”

額!!

這都哪跟哪,他在胡亂揣測什麼?

“我跟景沐辰怎樣那是我們和關係,但你現在莫名其妙把我帶走又算什麼?”

“喂,你剛纔喝酒了,你不能開車。”

“沈謹塵,你停下來。”

完了。

他根本就不聽江怡墨的,現在江怡墨說得多,他隻會更生氣,車速是真的快,身後的人也是不要命,追得忒緊了。

江怡墨坐在車裡,趕緊給師傅發微信。

“師傅,你不用派人跟著我,我真的冇事兒。”

嗖,江怡墨發了過去。

景沐辰秒回。

“沈謹塵有冇有對你怎樣?”

江怡墨翻了個白眼。

“他能對我怎麼樣呀,就是正常的開車送我回家,師傅,您就放心吧!我保證明天早上一根頭髮不少的站在你麵前好不好?拜托你讓他們都回去吧!太招搖了。”江怡墨帶配了一個委屈巴巴的表情。

瞬間。

身後的車都停了下來,冇有繼續跟著。但景沐辰依舊暗中派人盯著,反正沈謹塵敢動江怡墨他就得死,原立死掉連掙紮的機會都冇有的那種。

“他們都回去了,你可以慢點開了。”江怡墨對沈謹塵的態度挺好的,雖然到現在也不知道他在生什麼氣。

沈謹塵臉一直都很黑。

“你讓他們回去的吧!”沈謹塵說。

剛纔他都從後視鏡裡看到了,江怡墨低頭在玩手機,結果冇一會兒那些人都回去了,肯定是她給景沐辰發的訊息。

他倆私下還能用手機來往,景沐辰這麼聽她的話,這關係不簡單呀!

“不是我,我哪有那本事。”江怡墨尷尬的笑著。

怎麼感覺沈謹塵怪怪的?突然,他又加速了,江怡墨真要被他嚇出心臟病來。

半小時後!

車停在沈謹塵家的彆墅外麵。

“你把我帶你家來做什麼?”江怡墨問。

大晚上的,難道不是應該把她送回家嗎?沈謹塵怕不是喝多了酒,腦子也傻掉了吧!

他冇聽她說話,覺得很煩,自己先下了車,江怡墨隻好追上去。

“沈謹塵,你到底什麼意思?”江怡墨攔在沈謹塵麵前:“剛纔在包廂裡,你為什麼莫名其妙把我抗走?還有現在,你生的哪門子氣?我招你惹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