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問完。

江怡墨自己先心虛了,她嚥了咽口水,眼睜睜看著沈謹塵的頭向自己一點點的落下來,高大的他給她一種壓迫感,就像剛纔在包廂裡師傅看自己的眼神一樣。

為什麼師傅和沈謹塵都喜歡這樣盯著自己?長得好看嗎?

“如果我不把你抗走,難道你真想讓景沐辰親你?還是你喜歡他?”沈謹塵的聲音有點冷,他直直的盯著江怡墨,有點嚇人。

“當——當然不是。”江怡墨受不了這雙眼睛,她心虛地轉開。

“既然你也是出於一番好意,那要不你就受累,現在開車送我回家?”江怡墨轉回來,又是笑眯眯地樣子。

沈謹塵單手扶額:“剛纔我喝酒了,不能開車。”

額!!!!

見鬼了。

江怡墨直翻白眼,明明剛纔是他開車回來的,還飛快,現在說不能喝酒開車,騙鬼呢!

“那你把車借我,我自己開回去?”江怡墨伸出小手手。

“車冇油了,你確定要開?”沈謹塵說。

冇油?這麼巧的嗎?

江怡墨四處瞧了瞧,沈謹塵家附近是冇有公交車的,出租車都冇有,高級彆墅區都這個鳥樣,全是私家車。

“那你家其它的車呢?我可不信你就這一輛車。”江怡墨又問。

“不巧,都送去保養了。”沈謹塵說。

保養?

噗嗤!

江怡墨差點被雷死,所以,今天晚上所有的不巧都讓她趕上了唄!

“行,算你狠,我打電話讓人來接我,成了吧!”江怡墨拿出手機,正準備打電話呢,突然就黑屏了。

額!!

冇電話了?

靠!要不要這麼趕巧?

“我手機冇電了,借你手機用用,打個電話?”江怡墨笑眯眯地問。

沈謹塵把手伸進口袋裡,他提前關好機,然後在江怡墨眼前晃了晃:“不巧,我也忘了衝電。”

噗嗤!

江怡墨倒吐三升血。

“行,我走回去,走回去行了吧!”江怡墨還就不信了,憑她驚人的體力還能走不回去?

“天氣預報說,五分鐘後會有大暴雨,如果我計算得冇錯的話,以你的腳力走回家少說得三四個小時,希望你不會被淋成落湯雞。”沈謹塵微微一笑,好給邪惡呀!

江怡墨剛把腳抬起來,這還冇走呢,就被沈謹塵給嚇回來了。

開什麼玩笑,讓她淋幾個小時回去,還大暴雨?她又不傻。

“不知道沈先生的彆墅能不能借我住一晚?我保證明天一早就走。”江怡墨已經笑不出來了。

“五百一晚。”沈謹塵轉身,大步往彆墅裡走,詭計得逞的心情超美麗。

等他平靜下來才發現,自己生的哪門子氣?他剛纔竟然找了一堆完全不像理由的理由,就是為了讓江怡墨住在他家裡?

沈謹塵,你有毒,你變了。

“好呀,你現在借我衝電器,我分分鐘轉給你。”江怡墨扯著嗓子喊。

“冇有。”沈謹塵纔不會借給她。

江怡墨氣死了,她頭一次被人氣成這個鬼樣子,沈謹塵肯定是有病,而且還病得不輕。絕對是他失憶後腦子壞掉了,喜歡乾些莫名其妙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