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謹塵上樓洗澡去了。

江怡墨自己去找個房間睡覺覺,她把房間找好後就四處去找充電器,主要是她的手機一直是關機的狀態,萬一師傅的電話打不進來,沈謹塵的家很有可能會被包圍。

“姨,是你嗎?”軒軒躺在床上,看到了門外的身影。

軒軒還冇有睡覺?江怡墨倒了回去。

“姨,真的是你呀,你好久都不來看我和朵朵了,還以為你不要我們了!”軒軒坐了起來,委屈巴巴地看著江怡墨。

江怡墨走進去,和軒軒坐在一起。

她怎麼會不要他們呢?在江怡墨眼裡,軒軒和朵朵就是她的命。不對,比她的命還要重要,如果哪天需要用她的命去換孩子們的命,江怡墨肯定眉頭都不會皺一下。

“怎麼會呢,傻孩子,姨最近工作特彆的忙,怎麼會不要你們呢?在姨心裡,你和朵朵是最最最重要的。”江怡墨笑眯眯地看著軒軒,手落在他頭上輕輕的撫著,特彆有愛。

“姨,你不用騙我,其實我心裡都明白你的難處,上次朵朵推了你,你怕朵朵看到你不開心才故意不來的,對不起,姨,我代朵朵向你道歉。”軒軒心疼的看著江怡墨。

軒軒真的特彆特彆的懂事。

“沒關係的,朵朵還小,等她想明白了,一切都好了。”江怡墨抱著軒軒,倆人抱了會兒。

江怡墨從軒軒這裡要了充電器,她先回房間把手機充好電,然後再去找了沈謹塵,有件事情需要跟他聊一聊,是和朵朵有關的。

沈謹塵剛洗完澡出來,他冇穿衣服,光著榜子大搖大擺的在家裡走著。

江怡墨剛走出去就撞上了他,嚇得江怡墨雙手捂眼,就跟看了不乾淨的東西一樣,腦袋直接轉了過去。

沈謹塵一臉懵,他有這麼嚇人嗎?低頭,明明他身上的肌肉就很好看呀!他還特自戀的用手戳了戳,冇毛病。

“找你有事,你能不能把衣服穿好,咱們聊聊?”江怡墨說。

“有什麼事現在說吧!”沈謹塵淡淡地說著。

他並不想去穿衣服,這樣挺好。

江怡墨默默的轉過來,兩隻手捂著眼睛,嘴巴張了張剛想說話,沈謹塵抓住她的小手,把擋在眼睛上的手拿開。

“你這樣怎麼說話?”他說。

額!!

江怡墨是真的尷尬,誰讓她長這麼大就冇談過戀愛呢,見過的男人也少,哪受得了這些呀!算了,長話短說吧!

“我有個朋友向我推薦了一位特彆特彆厲害的兒童心理醫生,我想推薦給朵朵,你覺得怎麼樣?”江怡墨說。

朋友?真是朋友嗎?

“景沐辰推薦的吧!”沈謹塵直接猜中。

沈謹塵是神運算元嗎?這都可以被他猜中,也真是夠厲害的。

“你彆管是誰推薦的,隻要管用不就行了嘛,現在朵朵的情況你也看到了,她特彆的偏激,再這樣下去,怕是她真的不好了,這都是為了朵朵好。”江怡墨說。

江怡墨是真的著急。

沈謹塵也很認真的告訴江怡墨:“景沐辰推薦的人,我是不會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