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什麼?”江怡墨不明白。

“朵朵是我的女兒,我會關心,更輪不到任何人來虛情假意的關心她。”沈謹塵說。

“朵朵也是我......”江怡墨急了,她差點脫口而出,告訴沈謹塵,朵朵也是她的女兒,她同樣有權利。

況且,朵朵和軒軒是不是沈謹塵的孩子,這還另有一說。

“算了,我們也彆吵,知道你是為了朵朵好,我也是想讓朵朵更快的好起來,你好好考慮一下我的意見吧!這次找的兒童心理醫生是全球最好的醫生,隻有她纔有把握治好朵朵,如果你真是為了朵朵著想,就不該抱著個人意見,拒絕朵朵的治療。”江怡墨講完了,她轉身,該回去睡覺了。

沈謹塵一把抓住她的手,把嬌小的她拽了回來。

“你跟景沐辰到底是什麼關係?”沈謹塵很想知道。

江怡墨抬頭,從沈謹塵的眼睛裡看到了認真,他不是好奇,他是真的想知道她和景沐辰的關係。如果撒謊,沈謹塵以後會恨她嗎?

可現在還不是到公佈關係的時候,江怡墨並不想把事情弄得太複雜了。

“普通朋友。”江怡墨甩開沈謹塵的手,轉身,回了房間。

沈謹塵盯著江怡墨的背影,他看了許久:“真的隻是普通朋友嗎?”

他突然睡不著了,一個人站在陽台上,雙手撐在那裡。當他的雙眸往一樓大廳落下時,沈謹塵的腦海中突然閃現出一個特彆模糊的畫麵。

好像曾經有兩個人從這個陽台,就是他站的這個位置掉了下去。

特彆特彆模糊的兩個影子,他不知道為何會出現這樣的畫麵,但心中卻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沈謹塵覺得可能跟自己失憶有關,他換好衣服,開車出門了。

半小時後!

沈謹塵來到了向陽的家裡。

“媽耶,我親愛的沈二爺,你能不能消停點兒,大半夜的找我看病,你是真有病吧!”向陽剛睡下呀!美夢差點開始便被沈謹塵無情的打斷了,他真的很可憐呀!

“向陽,剛纔我在家裡的時候,恍惚間腦子裡閃過一些片段來,你說會不會和以前有關係?”沈謹塵特彆正經地問。

片段?

“你具體跟我說說,你是在什麼樣的情況下,突然腦子裡有片段的?”向陽也認真了起來。

沈謹塵失憶有段時間了。他從來想不起和以前有關的任何事情,現在突然能有些模糊的片段出來,向陽覺得這是好事,如果以後這樣的情況出現得越來越多,他很有可能會恢複記憶,記起以前的事情。

“剛纔我和江怡墨在家裡爭吵,然後......”

沈謹塵話冇講完,向陽抓住了重點。

“等等,你說你和江怡墨在家裡?你把她帶家裡去了?”

向陽內心崩潰了。江怡墨上次來過他家裡,向陽對江怡墨可以說是一見終情呀,覺得她是全世界最美麗的姑娘,這一轉眼的功夫就被沈謹塵這座冰山帶回家了?

難不成他倆已經......那個了?向陽不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