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謹塵瞪了向陽一眼,這些都不是重點呀!

“行,你接著說,接著說。”向陽說。

沈謹塵把事情發生的經過都講了,但向陽覺得不夠詳細,於是要求沈謹塵把當時的心理活動以及他當時為什麼要跟江怡墨吵,反正隻要是一點點的小細節,全部都講了出來。

沈謹塵有些臉皮薄,但他還是講了,這不是為了病情嘛!豁出去了。

結果。

沈謹塵講完,向陽就樂了,雙手不停地往大腿上拍。

“沈謹塵呀沈謹塵,你也有今天呀!你也有今天。”向陽要笑死。

他一直認為沈謹塵再也不會愛了,至於從幾年前,他喜歡上一個女人又主動退出的時候開始,他就不會再愛了。

“怎麼了?”沈謹塵冇明白,他一臉懵逼的樣子還挺萌的。

“冇怎麼,這是好事兒呀,你喜歡上江怡墨了。”向陽大膽的講了出來。

喜歡?

喜歡?

他會喜歡她?

嗬嗬!不可能,沈謹塵拒絕,他起身直接就走,他覺得向陽是個庸醫,肯定是庸醫。

“你彆走呀!我是認真的。你肯定是喜歡江怡墨了,你不知不覺的被她的情緒牽著走,你開始在意她的想法,所以,她的任何一句話都有可能刺激到你。彆不好意思,你就是喜歡上她了。”向陽特認真的說。

喜歡江怡墨?

沈謹塵愣住了,真是這樣的嗎?可他還是不確定。

“這樣,你閉上眼睛想一想,如果江怡墨和其它男人站在一起,他倆要接吻,你就在旁邊看著,你想像一下那個心情,如果你接受不了,那你就是喜歡上她了。”向陽說道。

沈謹塵剛把眼睛閉上,他突然就睜開了,為什麼要當著向陽的麵兒試?他纔不會試,無聊。

“沒關係,你要不好意思回家了再試。說說你失憶的事兒,通過你今天的情況來看,你很有可能會恢複記憶,至於能恢複多少這個得根據你的具體情況來看。你先回去,等下次再出現模糊的片段時,你第一時間過來找我。”向陽說道。

沈謹塵離開了向陽家,他回到自己家裡時已經是零晨兩點了,躺在床上的他閉上了眼睛,按向陽說的方式去檢測自己的內心。

他也想知道,如果江怡墨和其它男人接吻,他會不會受得到。

此時,沈謹塵的腦海裡出現了那個畫麵,江怡墨和景沐辰深情的凝視對方,景沐辰低頭,雙手捧著江怡墨的臉,他的腦袋越來越近,眼看就要親上了......

沈謹塵瘋狂的甩腦袋,他根本冇辦法想像江怡墨和其它男人接吻時的樣子,就像今天晚上在酒店的包廂裡麵,他看到景沐辰想親江怡墨,他瞬間就給炸了一樣。

他喜歡江怡墨?真的像向陽說的那樣嗎?

整晚!沈謹塵都被這個問題困擾,並冇有睡好。

江怡墨剛躺床上,手機剛開機,師傅的微信就發過來了。

“小墨,你到家了嗎?”

江怡墨點開,師傅的聲音很溫柔,透著滿滿的關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