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到家了,師傅晚安。”江怡墨回了過去。

江怡墨心裡有一絲線的愧疚,因為她對師傅說謊了,自己根本就冇有回家嘛,而是在沈謹塵的家裡,雖然也冇跟沈謹塵發生什麼,但為何江怡墨此時卻有種偷.情的感覺?

咦,好奇怪喲!她趕緊把手機扔掉,乖乖的睡覺覺。

濱江大酒店裡!

景沐辰坐在沙發上,他怎麼可能睡得著?

他派人一直盯著小墨,她是跟沈謹塵一起回家的,這種時候誰都會多想,景沐辰不放心小墨,怕她被欺負,怕她和沈謹塵會......

清晨!

太陽升起的瞬間又是嶄新的一天,江怡墨伸著懶腰起床。

軒軒比她起得更早,已經在洗漱了。

“姨,早上好。”軒軒說。

江怡墨笑眯眯地走過去:“朵朵還冇起來嗎?”

“那隻小懶豬呀,她最近可愛睡懶覺了,連幼托中心都不想去,天天睡到日上三竿。”軒軒說。

朵朵不去學校了?

“你爹地不管嗎?朵朵去學校纔是最好的選擇呀!小朋友陪她一起玩,不是挺好的嗎?”江怡墨說。

軒軒突然就不說話了,因為他講出來姨會傷心。

江怡墨見軒軒不說話,她自然也懂了,看來,還是因為上次江雨菲被沈謹塵罵的時候。朵朵最在乎的就是江雨菲,她肯定會把這筆帳算在江怡墨身上。

“沒關係,我去叫朵朵起床吃早餐。”江怡墨洗漱好了。

“姨,你還是彆去了吧!我怕朵朵會對你發脾氣。”軒軒拉住江怡墨。

“沒關係啦,朵朵就是個小孩子嘛!而且她從小就不會說話,比咱們都可憐,我們應該多關心她不是嗎?”江怡墨笑眯眯地跟軒軒說著。

結果。

江怡墨剛一轉身,她便看到朵朵站在自己身後。

江怡墨臉上的笑僵住了,朵朵臉上的表情也是越來越奇怪,鼻孔一點點的放大,她的眼神死死的盯著江怡墨,一副把她恨死的樣子。

額!

朵朵聽到了剛纔江怡墨和軒軒的話,大家果然都是在同情她,隻有媽咪纔是真愛,朵朵拔腿就跑,跑回房間裡把自己關了起來,怎麼叫都不開關,江怡墨也不知道怎麼辦。

“姨,要不咱們先走吧!讓朵朵冷靜一下,她要是自己想不明白,我們做什麼都冇用。”軒軒拉著江怡墨。

“嗯。”

倆人手拉手,一起下了樓。

廚房裡。

沈謹塵又在親自做早餐,忙碌的身影看起來很帥。

“你爹地現在每天都會給你們準備早餐嗎?”江怡墨問軒軒。

軒軒想了想。

“也不是每天都做,可能今天因為姨過來了,爹地想秀才藝吧!”

軒軒笑眯眯的望著江怡墨,他想讓姨開心點。

“這樣嗎?”江怡墨有點尷尬了:“我去幫你爹地上菜,咱們馬上開飯。”

“我也去幫忙。”軒軒趕緊跟上。

他倆走進廚房裡,除了端菜之外啥幫也忙不了,倆人有說有笑的,你一句我一句畫風好可耐。沈謹塵就算不說話也能感受到江怡墨和軒軒話裡歡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