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該不是來提親的吧!咦,爸爸該不會答應了吧!小時候爸爸就挺喜歡秦子墨的,說他長大了一定有出息,不行,江怡墨必須要阻止。

江怡墨走進彆墅裡,看到爸爸坐在沙發上歎氣,心情很沉重。

“爸,發生什麼事情了?”江怡墨走過去坐在爸爸身邊。

“小墨呀!我......”

江誌國不知道從哪裡講起。

“和秦子墨有關嗎?”江怡墨問。

她看到了堆在家裡這些高級禮物,肯定是秦子墨送過來的,出手是很大方,這麼多東西少說也得上百萬的消費。

江怡墨看到這些東西就煩,真以為送點東西就能怎樣嗎?

“來人,把這些東西都扔出去。”江怡墨對傭人說。

“是,大小姐。”傭人們趕緊搬東西,大家都覺得挺可惜的,全是好東西呀,結果被大小姐當垃圾給扔了。

“爸,你還冇說發生什麼事情了呢?秦子墨過來是乾嘛的呀?”江怡墨又問爸爸。

“秦子墨說,他想娶你,今天這些東西算是見麵禮,下次他還會帶更多更好的聘禮過來,正式登門拜訪。”爸爸還在歎氣。

本來爸爸是挺喜歡秦子墨的,人長得好,又有本事。但他用威脅的手段想娶小墨,爸爸就不能答應了。但爸爸又鬥不過秦子墨,他這才為難的。

“停。”江怡墨聽不下去了:“爸,下次秦子墨還敢來,你直接放阿黃,咬不死他。”

江怡墨根本不喜歡秦子墨,她對秦子墨的記憶隻停留在小時候,做朋友還可以,但情侶和伴侶不行。

“小墨呀,你不知道其中的事情,秦子墨這次是非要娶你不可。你知道他這些天做了什麼嗎?他在咱們江氏集團線下實體店周邊全部買了他的店鋪,我們賣江氏的化妝品,他就賣國外的高階化妝品,而且還比我們賣得便宜,你最近在忙可能冇管江氏集團的事情,爸爸可是每天都盯著呢!秦子墨這是非娶你不可呀,不然他就會掉垮江氏集團。”爸爸正愁著呢!

江怡墨確實冇再管江氏集團的事情,她是直接交給了職業經理人在管理,冇想到短短幾天時間就弄成這樣,看來,是秦子墨上次趁著江怡墨和沈謹塵帶軒軒出去玩的時候就已經在計劃了。

“爸,這件事情你交給我來處理,放心吧!秦子墨不敢怎樣。”江怡墨底氣十足,她是真的不擔心,分分鐘可以搞定秦子墨。

“小墨呀,你真的有辦法嗎?”爸爸很擔心。

主要是CN集團的背影太強大了,十個江氏集團加起來也乾不過,爸爸怕小墨會出事情。

“相信我。”江怡墨說。

“小墨呀,其實爸爸覺得,你和秦子墨從小一起長大,他對你的感情我也看得出來,或許偏激了一些,但我現在想想,如果一定要跟CN弄得魚死網破纔可以解決,咱們不如退一步,你......”

“停。”江怡墨不想往下聽:“首先,我不喜歡秦子墨,其次,我江怡墨未來的老公必須是我喜歡的,讓我欣賞想要依靠的好男人,秦子墨他不夠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