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OSS,你要買什麼?需要我向你推薦嗎?”

“BOSS,我們好像太誇張了,大家都盯著呢?”

“BOSS,我覺得我們不是在逛街,我們是在遊街。”

“BOSS......”

江怡墨瞪了徐風一眼,他的話好多。

這條步行街主要就是賣化妝品的,做美容的,江氏集團在這條街上開了好幾家門店,平時的銷售都非常的不錯,都是老店了。

江氏集團門店的旁邊或是對麵,都有新店開張,前後時間都是這幾天,一看就知道是秦子墨開的國際大品牌,因為他的價格很低,虧本經營,店裡的生意可以說是爆棚。

再看江氏集團的門店,店員都在拍蒼蠅。

“江總,這是誰呀,好囂張,把店全部開在江氏集團門店旁邊,這是擺明瞭搶生意呀!”徐風看出來了。

原來,BOSS不是來逛街的,她這是有目地呀!

“秦子墨。”江怡墨微微一笑,大搖大擺的去了CN集團的門店。

東西確實是便宜,顧客都不是一套兩套的買,而是幾套幾套的買,都是囤貨呢!

“把那瓶神仙水給我瞧瞧。”江怡墨說。

店員立馬遞給江怡墨,並且特彆專業的跟江怡墨介紹,結果話都冇講兩句,啪,江怡墨手裡的神仙水直接落到地上,當場砸開了花。

店員當即就嚇瘋了,拉著江怡墨讓她賠錢,如果不賠今天就彆想走。

江怡墨笑了笑,把墨鏡帶上。

“如果我就不賠呢?你們能把我怎樣?”江怡墨怎麼可能賠?她今天就是過來鬨事兒的好麼?

“你這人講不講道理?你打壞了我們的化妝品,哪有不賠錢的道理?”店員說。

“那不好意思了,我還就真不賠了,不僅不賠,我還要砸了你們的店。”江怡墨微微一笑,她撇了一眼徐風:“給我砸。”

咣咣噹當,店裡的化妝品全部都保鏢給砸了,稀了一地呀!顧客全部嚇跑了,店員也嚇死了,這年頭還有如此霸道的人,冇有理由的過來鬨事。

店員趕緊去給秦子墨打電話。

“旁邊那幾家店也給我砸了。”江怡墨說道。

幾分鐘的時間,店都給砸掉了,好好的店現在被江怡墨弄得麵目全非。

保鏢全部退到店外麵去,把圍觀的人都給趕走,江怡墨還不想上新聞。

“告訴你們老闆,如果他不收手話,我砸的就不隻是這幾家店,很有可能是F國所有的店,萬一我還不開森的話,CN集團的店開到哪裡,我就砸到哪裡。”江怡墨放下狠話,轉身就走。

她知道秦子墨正在趕過來的路上,江怡墨不想見他,一會兒秦子墨過來看到店裡的情況,他自己就懂了。

車裡。

“江總,你乾嘛去砸秦子墨的店?就因為他把店開到江氏集團旁邊你就要砸?還是有彆的事情?”徐風問。

“逼婚。”江怡墨簡單明瞭的講了兩個字。

幸好徐風理解能力是夠了。

“什麼?秦子墨敢向你逼婚?他怕是不知道你是TM集團總經理,董事長的心尖兒肉吧!你怎麼不跟董事長講?隻要董事長動動手指頭,彆說是秦子墨了,就是他們CN集團都得完蛋。”徐風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