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警告你,這件事情你要敢在董事長麵前多嘴,我就送你飛機票,你現在就可以殺青了,嗯?”江怡墨好狠呀!

這本書才寫這麼一點點,徐風可是想活到大結局的人,現在就讓他強製殺青?不帶這樣玩的。

“我懂了,那咱們現在是回公司嗎?”徐風問。

“不然呢?你還真想上班時間去逛街?”江怡墨說。

徐風立馬就不說話了,反正他說啥都是錯的。江怡墨回到公司,師傅剛好從樓上下來,本來他是打算走的,看到江怡墨後就不打算走了。

“徐風,取消總經理今天的所有行程。”景沐辰說。

“是,董事長。”徐風一臉懵,但他得照做。

“師傅,我今天不用工作嗎?”江怡墨其實蠻想工作的。

“你今天的工作就是給我當導遊。”景沐辰說道。

“好吧!”江怡墨乖乖點頭。

“你這是不樂意?”景沐辰疑惑地看著小墨,給他當導遊很委屈嗎?

“冇有,冇有,給師傅當導遊是我的榮幸,那不知道師傅想去哪裡呢?”江怡墨笑眯眯地問。

“福利院。”景沐辰說。

江怡墨瞬間明白了,師傅是想回他小時候住過的地方,江怡墨不敢再開玩笑,她很認真的和師傅坐在車裡。

一小時後!

他倆來到了福利院,這是景沐辰小時候住過的地方。

“小墨,你知道我人生最該感謝的人是誰嗎?”景沐辰挺感慨的,時間讓他變成了最好的自己,可他的內心永遠都是孤單的。

“是我媽媽嗎?”江怡墨不用猜也知道。

上次師傅說過,是媽媽當年資助了他,讓師傅有錢上最好的學校,讓師傅出國留學,師傅自己也很爭氣,他變成全世界最好的人,現在又是全球首富,擁有全世界最多的財富。

“嗯。”景沐辰點頭,他看著前麵那棵大愧樹,樹底下有幾個小朋友拿著畫板在畫畫,有模有樣的。

“師傅,你以前也會像他們那樣嗎?”江怡墨覺得會。

“當時,你媽媽就在那棵樹底下教我畫畫。”景沐辰走了過去。

江怡墨跟在師傅身後,她突然覺得師傅此時的背影好高大,有種上輩子的緣份在牽動著他們。江怡墨這一瞬間是羨慕師傅的,媽媽小時候教過師傅畫畫,這樣的經曆是小墨冇有的。

“小朋友,叔叔教你們畫畫,好不好?”景沐辰半蹲下。

他手把手教小女孩兒畫風景,江怡墨就在一旁看著,一直等到師傅教完小女孩兒,他倆繼續在福利院裡麵溜達,轉著。

“師傅,你說剛纔那個小姑娘要是知道教她畫畫的人是全球首富,她以後長大了,想到剛纔的經曆會不會愛上你呀!”江怡墨倒退著走,臉上的笑很甜美。

“按你這樣講,我當年應該愛上你媽媽。”景沐辰的笑話是真的好冷。

他冇有愛上小墨媽媽,但他卻愛上了小墨媽媽的女兒。

“彆逗了,你要愛上我媽媽,那還不得跟我爸爸搶女人呀!指不定我得恨死你。”江怡墨並不覺得師傅的話好笑,但她還是在努力的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