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倆人在福利院裡轉了轉,景沐辰在離開的時候給福利院捐了兩個億,連名字都冇有留下。

“師傅,咱們現在去哪裡?”江怡墨問。

“吃飯,可以嗎?”景沐辰說。

“嗯,剛好我也餓了,你有想吃的東西嗎?今天我請師傅吃大餐。”江怡墨有錢嘛,當然就得花了。

以前和師傅出去,從來都是師傅在買單,他說哪有讓女人花錢的道理,江怡墨今天就偏要花錢了。

“剛好有個地方,帶你去。”景沐辰笑了笑,走並冇有讓司機開車跟上,而是去旁邊刷了一輛共享單車。

“師傅,你還會騎單車?”江怡墨覺得,像師傅這樣的首富,他出門應該是一堆保鏢護著,騎單車和他首富的身份不符合呀!

“我還可以騎單車帶人,敢不敢上車?”景沐辰雙手扶著車頭,一條腿踩在地上,回眸看小墨的模樣很帥氣,一下子讓江怡墨回到了上學時期。

“有什麼不敢的?”江怡墨直接坐了下去:“師傅,我坐好了,你慢點兒騎,我不相信你的技術。”

啊!!

江怡墨一聲慘叫,師傅直接就騎上走了,嚇得她趕緊抓住師傅的腰,免得掉下去。

“師傅,你這技術是真不好。”

“師傅,我感覺我要摔下去,要不還是我帶你吧!”江怡墨怕死。

這個提議不錯,景沐辰當即停了下來,讓江怡墨帶他。他這還是頭一次被女生騎單車帶著,小墨很吃力的騎著,景沐辰坐在後麵看著小墨,蠻想笑的。

“師傅,你好重呀,你該減肥了。”

“加油,一會兒多吃點。”景沐辰說。

“師傅,你真的超重的,啊!!不行了,累死寶寶了。”

江怡墨騎了一身的汗,她一點兒都不覺得和首富師傅騎單車有多浪費,反而是超累的。

“停,就是這裡。”景沐辰說道。

江怡墨看著旁邊的路邊攤,這是一家賣餛飩的小店,師傅這位首富要在這裡吃東西嗎?看來,他又是在回憶小時候的事情了。

“老闆,一碗餛飩,兩隻勺子。”景沐辰說道。

景沐辰給小墨倒了杯水遞過去,江怡墨咕咚咕咚的喝了起來。

“等等,師傅。我們是兩個人,你要一碗餛飩怎麼吃?”江怡墨突然反應過來。

景沐辰隻是笑了笑,並冇有回答江怡墨的問題,但看她的眼神卻是很溺愛的,他倆難得有這樣的機會。

江怡墨無聊的雙腿在桌子底下踢來踢去的,雙手撐著下巴,小腦袋四處瞧著。

景沐辰的眼裡隻有江怡墨,覺得這樣的她很可耐。

“早上辦什麼事去了?”景沐辰問。

其實,他已經知道小墨乾嘛去了。

“嘿嘿,乾了點壞事。”江怡墨笑眯眯地看著師傅,調皮的樣子也是冇誰了。

“需要我幫忙嗎?”景沐辰問。

其實,隻要他一句話,天大的事情都可以解決。景沐辰辦事不喜歡拖著,快速度解決纔是他的風格。

“不用,都是小事兒,哪能勞煩師傅大駕呢?”江怡墨拒絕:“對了,師傅,你應該在F國待不了幾天吧!總部那邊肯定一堆事兒等著你,你啥時候走呀,要不要我幫你盯機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