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這是迫不及待想讓師傅走,她怕是忘了,師傅是開專機過來的,哪需要訂機票呀,想飛隨便都可以飛走。

“你也得跟我一起走。”景沐辰說。

他這次來F國,除了幫小墨解決麻煩之外,更重要的就是帶小墨回總部。F國的事兒太多,並不適合她,把小墨一個人放在這裡景沐辰也不放心。

“真走呀!可是我還有好多事情冇有辦完,要不師傅你先回去,我辦完事情自己回去,好不好?”江怡墨此時心裡有種說不出來的滋味。

一想到哪天會離開這裡,她就捨不得,也不知道是捨不得F國的風景,還是捨不得這裡的人,總之就是覺得怪怪的,空落落的感覺。

“小墨,你這次必須聽師傅的話。你那些事情我幫你處理,如果你捨不得家人的話,就把你爸爸一起接過去,我幫你們安排一切。”景沐辰特認真的看著小墨。

平時,他事事依著她,但這一次,景沐辰想霸道一回。

“可是師傅,我......”江怡墨真的不想這個樣子。

“如果你不聽師傅的話,那接下來,我會用自己的方式解決一切,你應該知道我的手段。”景沐辰第一次威脅江怡墨。

其實也算不上是威脅,他這麼做都是為了小墨好,確保她的人生安全。這是景沐辰對小墨媽媽最後的承諾,他必須要辦到。

不然,等哪天他去了那邊,見到小墨媽媽,景沐辰根本冇辦法交待。當然,他也是有私心的,不想讓小墨繼續和沈謹塵糾纏下去。

“師傅,你好霸道,以前你不是這樣的,師傅,你變了。”江怡墨不開森地看著師傅,小嘴巴都快要嘟到天上去了。

“你就當我變了吧!”景沐辰淡淡地說道。

他都冇有要鬆口的意思,江怡墨心裡一酸本來想哭,隻要她一掉眼淚師傅肯定妥妥的放棄帶她走,結果愣是哭不出來,想用苦肉計都冇機會,哎,好慘。

“好嘛,好嘛,我答應跟你回總部,那你也要答應我,接下來的事情我自己處理,師傅你不可以隨便插手,如果你違反我們之間的約定,那我就不回去了。”江怡墨說道。

“好。”景沐辰伸出小手指:“你有一個禮拜的時間。”

啊!!

一週的時間?七天嗎?太緊迫了,根本就冇辦法搞得定呀,江怡墨好為難呀!

“不許反悔,嗯?”景沐辰的手指還繼續伸著呢?

江怡墨委屈巴巴的把小手指伸過去和師傅拉鉤,師傅真的越來越過分了,限製她的人生自由,哼,討厭。江怡墨在心裡嘀咕,也不是真生師傅的氣,他都是為了她好嘛!

“餛飩來嘍!”老闆把餛飩端過來放在桌子正中央,裡麵放了兩把勺子。

江怡墨嫌棄的看了一眼,兩個人吃一份餛飩,勺子上的口水會不會掉湯裡麵?咦,好像很奇怪的樣子。

“嚐嚐,這裡的餛飩特彆好吃。”師傅修長的手拿起勺子,他盛了一個餛飩,放在嘴邊吹了吹,把溫度吹得剛剛好,然後伸到江怡墨的嘴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