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師傅喂自己吃餛飩?江怡墨好像下不了口呢?

“師傅,為什麼一定是一碗餛飩兩把勺子呀?難道你窮了嗎?冇帶黑卡?”江怡墨故意打岔。

景沐辰解釋。

“知道為什麼帶你來這裡嗎?”

江怡墨搖頭,她又不是師傅肚子裡的蛔蟲,怎麼可能猜得到嘛!

“在我八歲生日那天,你媽媽帶我來這裡吃了一碗餛飩,當時我們就是一碗餛飩兩把勺子,我第一次感受到了母愛。”景沐辰的眼神很溫柔,他想起了小時候的事情。

江怡墨也明白了。

“師傅,你想我媽媽了,我也好想她。”

江怡墨很小很小的時候,媽咪那時候不忙,她帶給小墨的溫暖是很多的。是後來爸爸變了,媽媽才變了,小墨也感受不到媽媽的溫暖的。

可是現在,她看到師傅的眼神,可以從他這裡找到媽媽的痕跡,他倆都是被同一個媽媽愛著的人。

“是的,很想她。”景沐辰不掩飾自己的感情,他在小墨麵前可以很真實,他就是想小墨的媽媽了,特彆的想。

“媽媽在你心裡,肯定和在我心裡一樣完美。”江怡墨說。

景沐辰點頭。

“所以,你要乖乖聽話,隻有你活得更好更快樂,你媽媽在那邊纔會放心,這是她最後的心願,懂嗎?”

江怡墨乖乖點頭,她會過得很好,比任何人都幸福。

“來,嚐嚐這裡的餛飩。”景沐辰輕聲地說著。

江怡墨乖乖的點頭,比剛纔更乖了,她要嚐嚐這裡的餛飩,因為有媽媽的味道,是媽媽喜歡吃的東西,她帶著一種思念媽媽的心思張開了嘴巴。

滋!

一輛行駛飛快的跑車突然停在離江怡墨和景沐辰坐的地方不到兩米處,車裡走下來一個男人,是秦子墨,他非常非常的生氣。

“小墨,你到底什麼意思?我喜歡你有什麼錯?你怎麼還帶人砸了我的店?”秦子墨生氣了,他必須過來找江怡墨問清楚。

江怡墨嘴巴剛張開,餛飩都冇吃上,就被秦子墨給打斷了,她一臉煩躁的看著他。

“我就砸你店怎麼了?你要還敢繼續到我家裡去,我砸到你懷疑人生。”江怡墨纔不怕呢!反正她跟秦子墨從小就這樣。

如果好不放點狠招,根本就嚇不跑秦子墨。

這時。

秦子墨卻注意到了江怡墨對麵兒的景沐辰,他手裡的勺子是要給江怡墨喂東西吃?秦子墨的三觀再次被重新整理,他一直以為江怡墨和沈謹塵在一起,現在看來,江怡墨的男人可不止一個呀!

“看來,是個男人都能和你在一起,唯獨我不可以。”秦子墨冷笑,他對江怡墨很失望。

這句話,更是在貶低景沐辰的意思。

“既然知道你不可以,還不快滾?彆在這兒丟人現眼。”江怡墨一點好氣都冇有。

其實,她除了想嚇嚇秦子墨,更重要的是讓他趕緊走,不然惹毛了師傅可冇有好果子吃。

秦子墨並冇有聽懂江怡墨的意思,隻是覺得江怡墨在侮辱他,他怎麼可能受得了,便想過來找江怡墨好好的說道說道,結果他剛往前邁了一步,便被幾個保鏢架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