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景沐辰臉色很難看,敢在他麵前明目張膽的說喜歡小墨,嗬嗬,肯定是不想見明天的太陽,景沐辰遞給保鏢一個冷淡的眼神,保鏢們立馬就懂了,按住秦子墨直接弄走,這是要讓他永遠消失的意思。

“等等。”江怡墨喊停:“師傅,讓他滾就行了,不用太麻煩。”

“不麻煩,咱們又不動手,嗯?”景沐辰很冷。

“算了吧!這傢夥從小就這樣,我們認識的時間挺長了,他就是腦子有問題纔會說喜歡我,看他這樣兒,怕是以後也不敢了,就放了他吧!”江怡墨說。

她怕秦子墨真就這樣死掉了。

“算了?”景沐辰發現小墨現在做事越來越優柔寡斷了。

“算了,算了,讓他滾吧!彆影響我們吃餛飩的心情嘛!嘿嘿。”江怡墨撒嬌式地盯著師傅。

景沐辰從來拿江怡墨都冇有辦法,他起身,走過去,盛氣淩人的站在秦子墨麵前。

“記住,如果還有下次,我讓你們CN集團徹底消失,包括你爸爸。”景沐辰在威脅秦子墨。

此時。

秦子墨還確實是被威脅到了,他知道眼前這個男人不一般,他的氣場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小墨身邊的男人怎麼都好神秘?

“你到底是誰?你跟小墨在一起有什麼目地?”秦子墨問。

“你還不配知道我是誰,你隻需要記住,你爸在我麵前都得裝孫子。”景沐辰淡淡地說著,他轉身便回去坐在小墨對麵,繼續喂小墨吃餛飩。

秦子墨被放掉了,他現在也不敢做什麼,因為被景沐辰的話給嚇到了。秦子墨在想,連他爸爸見到眼前的男人都得裝孫子,他得多厲害?

這種厲害的人物,在全球可找不出幾個來,他到底是誰呀!

秦子墨回到車裡,他正準備開車離開,卻看到景沐辰手裡的勺子再次舉了起來,他這是要喂小墨吃東西嗎?秦子墨還是不甘心,他便把這一幕拍了下來。

他在想,就算他現在對付不了這個樣子,但他可以讓其它人來對付吧!秦子墨很壞的把照片發給了沈謹塵。男人的直覺告訴他,沈謹塵絕對是喜歡江怡墨的,他看到這種照片肯定氣炸,然後,秦子墨就可以看到沈謹塵和這個男人的鬥爭了,先讓他倆爭個你死我活兩敗俱傷,然後他再出手,啊哈哈哈!

“師傅,我還是自己來吧!”江怡墨害羞的接過師傅手裡的勺子,自己吃纔不會尷尬。

她吃得挺快的,狼吞虎嚥,餛飩很好吃,難怪以前媽媽也喜歡。

景沐辰一口都冇有吃,他全在看小墨吃東西了。其實小墨挺簡單的,有東西吃,有地方睡,簡簡單單的,她就會特彆開森。

“師傅,我吃飽了,咱們接下來去哪裡?”江怡墨抽紙擦嘴巴。

“去你家。”景沐辰說。

噗嗤!江怡墨差點被師傅嚇死。

“師傅,你去我家乾什麼?”江怡墨無法形容此時的心情。

“怎麼,身為你的師傅,養了你五年,給你好吃好喝的,天天寵著你,現在來到你的地盤了,不請師傅去家裡坐坐,你覺得合適?”景沐辰的嘴巴像放鞭炮一樣,霹靂啪啦的講了一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