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實,他就是想去小墨家看看,去拜見一下小墨爸爸而已,結果偏要繞得這麼複雜。

江怡墨仔細一想,好像師傅講得挺有道理的,確實應該請師傅到家裡去坐坐。

“行嘛,那我打電話給爸爸,讓他晚上加幾個菜,就說有客人到。”江怡墨當即便給爸爸打了電話。

這是小墨頭一次正式帶人回家吃飯,爸爸還以為小墨交男朋友了,整個下午都在廚房裡麵忙活,那叫一個激動呀!

**

向陽家裡。

沈謹塵躺在躺椅上,他按向陽的方法閉上眼睛,再次想像那個畫麵。同樣的事情他做了好幾遍,結果都是一樣的,被自己腦海裡構出來的畫麵驚了一跳。

“百分之百確認,你喜歡江怡墨,跑不掉了。”向陽翹著二朗腿,悠哉悠哉的說著。

喜歡?

沈謹塵被這兩個字從躺椅了嚇得彈了起來。

“那我現在怎麼辦?”他竟然在問向陽這種問題。

向陽隻能翻白眼了。

“大哥,我是醫生,不是愛情專家,你要喜歡就追唄!難不成等江怡墨被彆人追跑了你才上呀!”

向陽的話簡單粗爆,但卻非常有道理。喜歡就追,就是這麼簡單。

“怎麼追?”沈謹塵又問。

抱歉,他確實是個愛情小白,對男女感情之間的事情一點都不懂。

“打電話,約她吃飯,逛街,送包包,送衣服,送化妝品都可以,總之,隻要能表達你的心意就可以。”向陽也是隨便亂講的,他也冇有談戀愛的經曆,前二十幾年全部奉獻給了學業,耽誤了戀愛。

沈謹塵掏出手機,正準備打電話。

完了。

他看到了秦子墨那個損色發過來的微信,是一張照片,照片裡麵是江怡墨和景沐辰,他倆在一起吃餛飩,而且還是一碗餛飩?

完了,沈謹塵喜歡的姑娘被人拱了。

“怎麼了?不是要打電話嗎?”向陽好奇地走過去,往手機屏上瞄了一眼:“完了,大兄弟,你遇到情敵了。這男人看起來很優秀嘛,完全不比你差。”

沈謹塵直接瞪了向陽一眼,他到底是誰的朋友,哪有幫情敵說話的。

“大兄弟,我隻能默默的給你加油了。記住,你現在得主動,不然就隻能哭了,失戀的感覺可不好受喲!”向陽明明一臉沉重,但他心裡卻在偷著樂。

真是冇有想到,沈謹塵也有為情所困的一天,他這愛情還冇開始呢,就遇到了情敵,還是特強勁的對手,接下來怕是得有好戲瞧了吧!

沈謹塵離開了向陽家,他接下來應該乾點什麼呢?去江怡墨家裡把她抗走,然後對她說喜歡她?還是直接求婚?還是......

咦,都不行。

靠。

他為什麼要喜歡江怡墨?追女生真的超麻煩呀!正在開車的沈謹塵腦子裡有兩個小人的打架,車飛馳在路上,咣噹一直,直接就給撞樹上了。

腦門兒磕在了方向盤上,腦子暈乎乎的,在他昏倒的瞬間,腦子裡出現了好多以前的事情,就像是幻燈片,不停的播放,滾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