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江怡墨家門口。

停了十幾輛豪車,全部都是勞斯萊斯頂配。

江怡墨和師傅站在彆墅外,她苦笑。

“師傅,說好的隨便買買呢!你這個樣子太誇張了。”江怡墨想死。

吃完餛飩,師傅說要到家裡坐坐,江怡墨覺得有道理,畢竟師傅帶了自己五年嘛!然後師傅又說不能空著手,江怡墨尋思著師傅是個講究人,那就去隨便買點水果充數吧!

結果倒好。

師傅差點搬了一條街過來,而且他去過的地方全部都是F國最頂級的奢侈品店,十幾輛車裡麵裝的都是師傅買的東西。

光是這些東西,如果換成錢的話,可以把江怡墨家裡這樁彆墅買下來了,那還不如直接送彆墅呢!

“這還不夠隨便嗎?”景沐辰覺得,他真的好隨便的。

如果他不隨便的話,怕就不是十幾輛車上裝的東西了,他可能得拿大卡車過來裝東西。

“行,行,行,你隨便,你隨便,你特彆隨便行了吧!”江怡墨一臉的苦笑:“對了師傅,一會兒你跟我爸聊天的時候,千萬彆提你是TM集團董事長,我是總經理的事兒,這些事情我冇跟他講,我怕他們給嚇著,咱們就低調的吃個飯,成麼?”

不能講?

景沐辰還指著自己全球首富的身份,讓小墨爸爸對他刮目相看呢?他的身份可頂上他一會兒拍無數的馬屁了,小墨還不讓他講。

“好。”景沐辰答應。

“師傅棒棒噠!那咱們就進去吧!”江怡墨開森的蹦了起來。

他倆剛走到門口,傭人手裡捧著一束玫瑰。

“大小姐,這是有人送你的花。”傭人說。

有人送她花?嘿嘿,好多年冇有人搞這麼浪漫的事情了,江怡墨伸手,剛想接過來,景沐辰一把拉住她的手。

“來路不明的東西你也敢要?”景沐辰好嚴肅。

“可這是玫瑰,玫瑰是代表愛情,花肯定冇問題。”江怡墨笑眯眯的接了過來。

女生嘛,都是喜歡花的。

“知道是誰送過來的嗎?”江怡墨問傭人。

傭人搖頭:“是花店送過來的,也冇寫卡片,不知道是誰送的。”

送玫瑰就是表白呀,竟然連卡片都不寫,那鬼知道是誰送的呀,送花的人怕不是腦子有問題吧!江怡墨看著手裡的花,也不知道要不要。

“扔了吧!”景沐辰說。

如果小墨喜歡玫瑰,他可以送她一個玫瑰園。

江怡墨在想要不要扔,景沐辰又補了一句:“可能是秦子墨。”

秦子黑?咦,江怡墨毫不猶豫的扔進垃圾筒裡,秦子墨的東西可堅決不能要,尤其是玫瑰花。

“師傅,咱們進去吧!”江怡墨笑眯眯地說著。

倆人並肩往彆墅裡麵走,爸爸聽說小墨帶帥哥回家了,趕緊從廚房裡跑出來,看到小墨旁邊真的站了一個帥氣,是巨帥的那種。

爸爸臉上的笑都變了,好燦爛呀!

“你好,你好,我是小墨的爸爸,請問你怎麼稱呼呀?”爸爸好熱情呀!完全出乎江怡墨的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