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就默默的看到師傅和爸爸手握在一起,殷勤,爸爸真的好殷勤。

“我姓景,小墨爸爸你好。”景沐辰也好謙虛。

平時他可不這樣的。

“是小景呀,歡迎你來家裡作客,快請進,快請進。”爸爸這自來熟的本事絕對是打孃胎裡帶出來的。

江怡墨也是頭一次聽人喊師傅小景,平時大家都叫他景先生,大佬,董事長啥的。

小景?這個稱呼瞬間讓師傅變年輕了。

“等等,小墨爸爸,初次見麵,帶了些薄禮。”景沐辰對身後的人使眼色,大家立馬就把車裡的東西開始往下搬。

小墨爸爸笑眯眯地說:“來就來,還帶什麼東西呀!”

“都是些小東西,不值錢。”景沐辰很謙虛。

小墨爸爸也以為是小東西,當他發現這些東西搬了很久,家裡的傭人來來回回跑了數趟,他家的客廳變成了堆貨場所,直接可以開直播帶貨了。

小墨爸爸才發現,這不是薄禮呀,這些東西加起來可比他這樁彆墅值錢多了,頓時,小墨爸爸看景沐辰的眼神都變了,他是真有錢還是裝有錢?

哪有人初次見麵帶這麼多東西的?啥目地呀!小墨爸爸心理可複雜了。

“快請進,快請進。”小墨爸爸趕緊讓景沐辰去客廳裡坐下,又讓傭人泡了好茶。

繼母不在家裡,她最近都和江雨菲,李修住在一起,去照顧他們了,家裡倒是難得的清靜。

“爸,那你們聊著,我去廚房看看菜。”江怡墨先閃吧!

通常兩個大男人在一起,都得聊工作啥的,江怡墨天天在公司裡麵工作,煩都煩死了,要不想回家還聽那些東西。

“小景呀,下次你來家裡可千萬彆再客氣了,啥也不用帶,過來玩就成了。”小墨爸爸說話真是客氣,尤其是臉上的笑。

江怡墨在廚房轉了轉,便趴在了門上偷聽。

“好。”景沐辰回答簡單明瞭。

“不知道你在哪裡工作呀!在F國好像也冇見過你。”小墨爸爸問。

趴在門上的江怡墨嘟嘴巴,爸爸的目地果然不單純,他肯定是對師傅有意思,這才聊幾句呀就問到工作了,相親節目看多了吧!

江怡墨死死的盯著師傅,剛纔可以交待過他的,彆把他是全球首富的身份露出來,爸爸肯定會嚇傻了。

“在國外。”景沐辰說:“我和小墨也是在國外認識的。”

“原來是國外呀,看樣子,你在國外是做大生意哦!瞧著你儀表堂堂,一表人才的,肯定不簡單。”小墨爸爸在拍馬屁?

江怡墨差點暈倒,兩個大男人坐在一起的聊天內容果然無聊。

“冇有,和朋友開了個小公司,不起眼。”景沐辰特謙虛的說。

小公司?

小墨爸爸一臉疑惑,小公司是有多小?比江氏集團還要小很多很多吧!看來,小景也不是多有錢,還是和朋友一起開的,那掙的錢也都不是他的。

小墨爸爸的笑又變了。

倒不是他勢力,而是他操心小墨的婚事,希望她找個靠譜的男朋友。剛纔覺得小景挺靠譜,現在好像又不靠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