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額!!向陽暈死,哪有人送花不寫卡片的,這不等於是白折騰嗎?

“那我現在要給她打電話,告訴她花是我送的嗎?”沈謹塵又問。

額!!

向陽差點被沈謹塵給雷死,手重重的落在他肩膀上:“老沈呀,果然你不適合追女人,隻能等著女生來追你了。”

向陽真心覺得沈謹塵的情商很搞定,就他這個鬼樣子,除非是江怡墨也喜歡他,不然,追到的機率幾乎為零,簡直比中彩票還要難。

“你的意思是讓江怡墨來追我?”沈謹塵木訥地看著向陽,覺得向陽是在出餿主意。

額!

“老沈,我覺得你現在應該好好休息,就不要想這些情情愛愛的事情了,傷腦筋,嗯?”向陽無語。

**

江怡墨家裡。

下午五點,她收到了沈謹塵發過來的微信,說他受傷住院了,讓江怡墨幫忙去接軒軒放學。

額!

好端端的怎麼就受傷了?江怡墨抱著手機正在思考,爸爸也不知啥時候過來的,他看到了小墨手機上的內容,瞬間臉就黑了。

“沈謹塵憑什麼命令你?他真當自己很了不起嗎?禍害了我們菲菲,現在連小墨你也不放過?他有魅力他了不起呀!小墨,聽爸爸的話,不許去。”爸爸氣鼓鼓地坐在小墨身旁。

“哪裡是命令了?人家說話的口氣多溫和呀,隻是叫我去幫個忙,爸,你對沈謹塵有偏見。”江怡墨說。

“對呀,我就是對他有偏見,反正你以後不許跟他來往,沈謹塵就是個花花公子,他把菲菲害得還不夠慘嗎?結婚八年都能離,這個男人的心得多狠。”爸爸對沈謹塵是真冇好感。

“爸,你......”江怡墨突然語塞。

算了,不跟爸爸講這些了,說不通的。

“爸,我突然想起公司裡還有事要處理,我先去趟公司,很快就回來。”江怡墨找了個藉口,拔腿就跑。

小墨爸爸一臉黑,真當他是二傻子嗎?連這點小心思都看不出來,他真是白活大半輩子了。爸爸在重重的歎氣,好怕小墨真和沈謹塵糾纏不清。

就算沈謹塵很優秀,在F國是橫著走的人物,但這些年,沈謹塵對江家的幫助真心不多,他太高傲了。江誌國不想看著小墨再被他禍害。

江怡墨開車去了幼兒園,順利的接到了軒軒。

“姨,今天怎麼是你來接我?我好開森。早知道你今天來接我,就該打扮得帥氣一些,姨看到我的心情就更美麗了,嘻嘻。”軒軒直接撲進江怡墨懷裡。

“怎麼,你這是想把姨迷死嗎?咱們軒軒已經夠帥了,比你爹可帥多了,不用打扮也能迷死姨。”江怡墨抱住軒軒原地轉圈,倆人笑得可開森了。

“是嗎?那我長大了娶姨,好不好?”軒軒突然認真起來。

在軒軒眼裡,江怡墨就是全世界最完美的女人。

額!!

“咱們軒軒是真長大了,都會開玩笑啦。不過嘛,等你真可以娶媳婦時,姨可就老了,哪配得上咱們可愛的軒軒呀,到時候軒軒會遇到喜歡的女孩子,嗯?”江怡墨說。-